意料之外(二)

不做人的小贝贝

心情大好的林煜,即使是周末加班学习,也没感觉多累,心里还惦念着家里的小丫头是不是饿了,着急给小丫头做饭去。等到一切都搞完,林医生头一次,这么期待回到家,是因为你呀,小丛诚!然鹅,兴致勃勃要赶回家的林煜,看了一眼手机,就不高兴了,我们的丛橙子小朋友,真是没耽误自己龙王的称号,林煜一打开手机,就是99+的信息,醒目的特别关心四个大字,刺着林煜的眼睛,真不错呀,好样的,大半个上午过去了,都搁着聊天浪费了?


橙子,墙角跪好,我十分钟到家,为啥罚你,心里清楚”发完这句话,群里一下子就炸了,嘴炮王者,和林大主动,处长期了?没理会群里的反应,林煜也没着急回家,转悠着买点菜,还顺带着在打印店,打印些补考的复习资料,林煜才慢悠悠回家,被故意罚在墙角跪着的丛诚,苦不堪言,以至于林煜一打开门,就看见丛诚歪歪扭扭的跪着,不仅跪姿不标准,也不老实,甚至还拿着手机在那玩?这孩子有没有把惩罚当惩罚


林煜心里着实生气。“跪好了!”林煜的声音,成功吓掉了丛诚的手机“林,林老师”


“罚你跪,你在干什么?让你跪好,不懂什么叫跪好?”“懂…”“懂你在这又动又玩手机,你这是挨罚?昨天挨的不疼了是吧,没把你打服?为啥让你在这跪,心里没数?掉了这么多科,自己不着急,还好意思在群里聊天?这么爱聊是吧,行,把群语音打开,我让你聊,好好聊开!”丛诚许久没有挨过这样的训,眼泪唰的就落了下来“对不起老师,我知道错了,别开语音了”


“没听明白?我让你开语音!是不是所有话,你都得让我说两遍!开!”林煜几乎是怒吼的声音,显然吓傻了丛诚,哆哆嗦嗦掉着眼泪,也不动弹,就瞅着林煜,林煜一看丛诚这个样子,火气更甚,转身回到卧室拿了一把小红出来,拽着丛诚的胳膊,对着屁股就是一小红,“啊,老师,老师,我开我开,我错了,我错了”林煜没停下甩小红的手,也没管丛诚的认错,足足打了30小红,才停手,直起腰,对着丛诚,“来,开!”丛诚这回没敢墨迹,拿起手机就赶紧打开群语音,群里一片疑惑,“来吧,说说,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在家干嘛了”林老师的话一出,群里立马炸开,下面一片WC,林大主动真的和橙子处长期了!


“我没干哈…”橙子声音出来,下面又是一阵WC,这是哭了?这这这……


“没干哈?我让你干啥了,啊?我让你在家看看要补考的复习资料,我让你在家学习,你没干啥?你在群里聊天了,你玩一上午,你还没干啥?你多忙啊,99+,你挺牛啊”林煜一边说,一边往丛诚身后甩小红,小红本身就狠,再加上林煜是生气状态下,下了狠手去抽的,打得丛诚连连呼痛,又哭又喊,“老师,老师我错了,我不敢了,啊!老师,我真不敢了,啊!我错了呜呜呜呜”


丛诚哭得快背气了,林煜才停手,丛诚趁机喘口气,看着丛诚哭的厉害,林煜觉得心疼,但是理智告诉林煜,这个时候应该狠下心,收拾服帖,丛诚需要一次刻骨铭心的揍,才能真的记住,林煜要告诉丛诚,他和内些如同批量生产的假管教主不一样,他不是为了打她而打她,他要让她真的知道错了并改正。


“起来,裤子脱了,重新跪好”丛诚哭的有些脱力,但是不敢不听林煜的话,还是哆哆嗦嗦的站起来,把裤子脱下,叠好,又重新跪回去,丛诚清晰的感觉到屁股的坠感,凉飕飕的风和丛诚滚烫的臀肉接触,丛诚感觉屁股不是自己的了。重新跪在林煜面前的丛诚,依旧哭的厉害,林煜也就由着她哭,等到她哭的不那么厉害以后,林煜才开了口“橙子,你觉得,你现在在这里挨我的揍,是因为什么,是我想打你么”


丛诚抬头,很郑重的摇头,“说话”“不是,是因为我做错了事情”林煜抬手抹掉了丛诚眼角的眼泪“对啊,因为你做错了,所以我打你,让我感觉我打得一点没起作用,你还是昨天之前的样子,没有改变,好,我理解,是时间太短,没有改变很正常,那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林煜温柔的声音,让丛诚一阵恍惚,心里说不出的自责,发着抖回答“好~”得到了回答,林煜摸摸丛诚的头,把丛诚拽起来,顺势按在自己的膝盖上,没管小朋友惊讶的神情,林煜把手放在丛诚的屁股上。


“我要给你讲几点,第一,我不想给你定所谓家规,发现了问题,我会指出,并且我希望你一次改好,哪个错误犯了第二次,第二次就打到不敢为止;第二,我不想说我是个多好的主动,但是如果你抱着玩的心态来和我处主贝,不好意思,你找错人了;第三,我平生最讨厌欺骗和不守诺,像你明明答应了我要好好学习,却没做到,反而在这里玩手机聊天,就是一种不收诺的表现 ,第四,信任我,我不能说把你教到 ,如何如何优秀,如何如何好,但是我不会害你,你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冤枉你,你也不要随便的试探我,我不喜欢这种被人怀疑的感觉,橙子,我希望你好好考虑这几点,我希望你认认真真考虑,考虑清楚答应了的话,那么今天开始,橙子,你将会为你每一次有心或者无意的错误付出惨痛的代价。”


良久,丛诚带着坚定的声音回答“我考虑清楚了,我会信任老师,不欺骗,答应的事情会做到,我也没有抱着玩的态度去和老师处主贝,我希望能和老师好好的,只是我真的没忍住去玩,我也想,想忍住不玩好好学习来着,但是,但是我就是没能集中注意力”


“好,集中不了,我帮你,慢慢来,但是今天,你必然要付出代价的,手放前面,不许伸过来,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林煜拿起旁边准备好的短戒尺,三下一组,三下一组的砸在丛诚的屁股上,昨天挨完的揍,伤没好,刚刚又挨了好多小红,屁股肿得老高,还泛着紫,现在又挨戒尺,丛诚挨的,着实有些辛苦,林煜清楚丛诚现在不好受,故意收着力,但是现在屁股这个样子,碰一下都疼,更何况是打,丛诚能忍住不躲,不碰,已经是很好的表现了。戒尺打了有120,林煜才停了手,虽然过程中丛诚还是挡了,但是林煜选择原谅,已经够了,这个程度可以了,小姑娘得到教训了,这样的打,已经足够刻骨铭心了。


把小姑娘扶起来,半抱在怀里,听着小姑娘的哭声,林煜心里的痛一点不比丛诚屁股上的痛少,轻轻揉着丛诚屁股上的伤,突然想起还开着的群语音“语音是不还开着,完了橙子,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挨揍挨的这么惨,还哭的这么惨了”这话说完,小姑娘果然哭的更加厉害,林煜笑笑,关了语音。


没有管群里的讨论,对着丛诚说“我或许做不了一个完美的主动,但是橙子,我会做内个只对你偏爱的主动。”


“同样,我也是”丛诚回答。

一顿打,虽然不能让一个学习不好的小孩立马变成学霸,但是可以让小朋友懂得一个道理,“你曾经偷过的懒,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回报给你。”


比如现在,疼得呲 牙咧嘴的丛诚,正在身体力行这个道理,边哭边趴着背题背资料,林煜觉得好笑,“咋样,现在有没有深深的后悔,当初应该好好.上课呢”拍着丛诚肿得高高的股,林煜把这句话,说的十分欠揍“呜呜呜呜,最起码, 我当时快乐!”话音刚落,林煜就突然狠狠拍,“早晚让你这只嘴硬的鸭子服软。”


看着疼得差点跳起来的丛诚,林煜笑得眼睛都没了,很开心,这种感觉,有个人愿意用他喜欢的方式陪他,她很享受,也像他一样幸福。“明天.上午没课吧,待到明天中午吃完饭,我送你回学校,这周两节技能课奥,这回要是让我抓到你没听课,你可就得掂量掂量了,还有下周周日,我要考你补考内容,不会,咱再说的,学习这块,你自己都有数,我看结果。”


又是丝毫不给丛诚反驳的肯定语气,林煜觉得这样可以更加正式,小孩也能听进去,即便林煜苦口婆心的告诉丛诚学习多么多么重要,给她规定考多少多少分,欠多少分多少下板子,这样轻飘飘的威胁,不足以让丛诚这个小皮猴子害怕,与其给了小姑娘讨价还价的机会,还不如许她一顿未知数量的狠揍,能让她更有紧迫感。


林煜觉得,小姑娘需要的,不是开心快乐的实践,是严肃且正式的惩罚;她不需要他说什么有没有错这种没意义的话,她需要的是在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的时候,自己的一个狠厉的巴掌,-个严厉提醒的眼神,一句“趴好等我”,一次交心的谈话,很多时候,她需要自己一顿狠揍以后,再给予言语提醒。


林煜对丛诚的把握,或许比丛诚自己对自己的把握还要准确。看着趴在那里,只能点头说好,却不敢直视自己的丛诚,林煜觉得,丛诚这个月,都要趴着睡觉了,他确信丛诚不会好好背题,自己还是做好准备,下周要做的,就是真正的惩罚了,自己也该和丛诚有-次正正式式的谈心了。揉着丛诚的屁股,林煜的脑子里,已经是下周这个时间,自己该给小姑娘一个什么程度的惩罚了。“才刚认主两.天,就挨两顿揍,就这还寻思着偷懒呢,真不把自己的屁股当回事啊。”林煜心里对小姑娘此时的心理状态,摸的一清二楚,阳奉阴违这种事,以前和内些搁着屏幕的哥哥姐姐可以干,和我这个林老师,小丛诚,屁股开花,你值得拥有。

两天两顿揍!丛诚挨的是很痛苦了,但是此时刚刚挨完揍的丛诚,心思还是没在内些复习资料上,脑子里想的全是怎么能在技能课上蒙混过关,林煜提了就是要点她做示范,可是,她真的不会呀,就算再怎么好好听课,还是没办法和别人一样记得那么清楚,总是要靠提醒,做不好还要挨揍,丛诚心里太烦了,“要是有什么方法能在技能课隐身就好了,要是能请假就好了,唉~看着此时帮她揉伤,给她做饭的林煜,丛诚心里总是感觉不真实,要不是屁股太疼,她真的以为这一切都是她在做梦,会失望吧,林老师,只是现在不够了解自己,以后了解了,肯定会对她失望的,她胆小,自私,怯懦,她很差劲,不惹人喜欢,但是林煜很优秀,很多人都喜欢林煜,不管在圈子还是在生活里,林煜都很受大家喜欢,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如今他们成了主贝,群里一片质疑,包括林煜以前实践过的贝,听到他们成为主贝到时候,总是会说“不会吧,不会吧,林主和人处长期了?啥贝把林主收住,果然好主都被别的贝拱了,是我不配,我不配。”


林煜自从语音过后,就在群里退出了,贝贝们在群里的话,他看不见,丛诚也不会说,但是丛诚心里很清楚,大家都觉得,像是林煜这样的主动,应该有一个更加优秀美好的贝,而不是她这样很普通甚至差劲的学渣,就连丛诚自己,都会想,总有一天林老师会讨厌她,会放弃她。如果林老师知道自己这么想,或许会骂得她无地自容,或许会揍得她起不来床。“啊,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应付过下星期的检查和技能课再说。”丛诚不知道的是,林煜早就算准她会应付了事,早就想好怎么教训她。有时候,有些贝,不仅需要刻骨铭心的痛,还需要刻骨铭心的言语刺激,显然,丛诚需要。

屁股肿成这样吃饭,对于丛诚来讲很痛苦,但是在林煜眼里,此时坐立不安的丛诚简直不要太可爱。这两天吃饭,丛诚是趴在床上吃的,今天马上要回学校了,林煜就让她在餐桌那吃,但是林老师这个人很腹黑,故意没给丛诚拿垫子,丛诚看见没有垫子也不好意思要,就硬生生的顶着肿着的屁股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表情那叫一个狰狞,但是林煜好像看不见,还一直叫她吃菜,给她加菜,说着哪个哪个好吃,丛诚欲哭无泪“林老师这就是故意的!这不是欺负小孩么!呜呜呜呜”林煜心里笑了好久,看小姑娘实在吃的痛苦,才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去给小姑娘拿了垫子,丛诚表示“林老师果然,就是个大尾巴狼!!!什么温柔都是假的!”


吃完饭,林煜把丛诚送回了学校,临下车之前,林煜叮嘱丛诚一定好好上课,好好背题,还有好好的养伤,这句话听在丛诚哪里就是十分刺耳了,“如果可能的话,你不应该给我有养伤的机会”


“啧,对呀,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不应该让我有让你养伤的机会”丛诚投降,表示服气“你赢了,那我走啦”


“走吧,小臭丫头,再不走都快给我吃穷了哈哈哈”成功得到丛诚白眼的林煜大笑起来,看着丛诚跺着脚走进宿舍楼,林煜才开车回到医院上班。一到医院就忙的不行的林医生没时间关注丛诚的动向,但是还是抽出时间来,看看丛诚在干嘛有没有好好学习,屁股还疼不疼,上课坐着有没有不舒服,林煜发现,仅仅几天,林煜在心里已经给丛诚留了一个最特殊的位置,会不由自主的关心她的一切,以前即使是玩得再好的贝贝,他也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打人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心疼一说,如今丛诚挨揍,是自己家的,就会莫名的心疼她,“这是双标啊林煜,当时不是还说不跟人家实践呢么,看看你自己,果然,真香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啊!”林老师内心一阵感叹。


刚到宿舍的丛诚本来打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辜负林老师对她的“爱的教育”,但是上完课回来屁股疼得不行的丛诚只想趴着玩手机,看到林老师发过来的信息“上课上得怎么样?屁股坐着很疼吧,记得带垫子。好好复习奥,不许玩手机,看到就行,不要回复晚上有时间再说。”


丛诚心里一阵心虚,上课确实很疼,但是回到宿舍的自己并没有像老师说的那样,好好学习,而是在好好的玩手机,在补番,虽然看的心里一阵不踏实,丛诚还是理所当然的看完了一整部番。看完动漫心满意足拿出复习题的丛诚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再有半个小时就要断电了,匆匆忙忙去洗漱,回到宿舍距离断电就只剩十分钟了,丛诚表示,既然今天犯错了,那就一错到底吧,回到床上打开电脑,又找了一部没看完的动漫开始看,看得津津有味的丛诚早把林煜的威胁不知道忘在哪了。


只是苦了那边的林煜,还一直盯着手机等着丛诚的消息,一直没收到消息的林煜安慰自己丛诚肯定是在背题太认真了没看见,但是如果让他发现她没学习,在干别的,他一定把丛诚屁股打烂。等到丛诚想起来要回消息,已经是半夜两点了,这个时候丛诚也忐忑不敢回复,只好关掉手机告诉自己,明天一早再给老师回,自己刚刚因为没回消息挨的揍啊!丛诚暗暗想,为啥自己就是这么没记性呢!这个晚上的两个人都各自带着自己的情绪入睡,只不过有人忐忑,有人已经想好了怎么揍人。

自从上了大学以后,丛诚几乎没有这么紧张过。此时站在技能中心等待林煜上课的丛诚感觉心都要蹦出来了,一个是对上课没底,一个是昨天下午没学习,这件事到底是实话实说好,还是不告诉林老师好,要是林老师对我失望咋办,啊啊啊,好后悔昨天没好好学习啊!没让丛诚纠结很久,林煜就出现在教室门口,-如既往面带微笑,又温柔又阳光,让人如沐春风,大家都很热情的和林煜打招呼,只有丛诚,心虚的不敢直视林煜的眼睛。


观察到丛诚这个反应后,林煜心里已经有个大概了,但是他没表现,走到丛诚身边的时候,还摸摸丛诚的头,“这节课可准备好啊,我还找你”林煜的声音很大,大家都听见了,周围的同学齐齐的给丛诚一个同情的眼神,丛诚此刻慌乱的想要赶紧跑出这个教室,又紧张又害怕。这次上课,林煜依旧讲的绘声绘色,同学们依旧.听得兴致勃勃,还是只有丛诚,和大家的表情都不一样,不管林煜讲的多好笑,丛诚都是一脸严肃的盯着林煜,盯着他手上的动作,林煜几乎能看到丛诚竖起来的耳朵,“是不是逼太紧,给吓着了呀,这孩子认真起来,咋这么吓人,但是,还,还挺可爱"林煜的心里活动,丛诚不知道,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昨天没好好学习,本来就心虚,要是今天上课,又不能好好表现,林老师是不是要对她失望,是不是不要她,今天一定要百分百做对!


林煜讲完的很快,讲完按例该找同学示范了,但是林煜看到丛诚的状态,突然不是很忍心叫她,但是又觉得,孩子好好听了,还这么紧张都是因为我说要找她做示范,现在不找她,岂不是更打击人,还是叫吧。“来吧丛诚,是你的表演时间了”林煜的话音刚落,同学们的眼神就齐刷刷的投像丛诚,丛诚不敢看周围人,低着头走到林煜面前,“怎么办,手好抖,眼睛好像,也看不清了,不就是示范吗,丛诚你也太完蛋了,没关系,做就好了,你听课了,可以的”


做了很久的心里建树,丛诚终于抬起头,眼睛好像还是看不清,腿也在不自觉的抖,手上也在抖,说话也是颤抖着,很小声的说。“怯场”林煜对丛诚的反应下了这样的结论,很严重的怯场,原来她以前课堂表现分数这么低,不是因为没准备,而是怯场啊,“放轻松,没关系,课上得这么认真,做完一套动作 很简单的”林煜一边把声音放低放柔,边把手环住丛诚的肩膀,感受到林煜的怀抱,丛诚稍稍镇定了一点,整理一下声音,才正式开始示范。


“很好,很不错,就是这.样的过程,大家都可以像这个过程一样去做,没有问题。”听到林煜的话,丛诚知道,自己做完了,还不错,还可以,“那是没失望的吧,对自己。”林煜拍拍丛诚的肩膀“这次真的很好,真棒”真切的听到林煜的夸奖,丛诚心里的大石头才彻底放下。“以后,咱们课程的固定示范的同学,就是丛诚了,大家不懂都可以找她”


林煜突然的话,不仅仅是丛诚,其他的同学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毕竟丛诚平时没什么存在感,上课啊,活动啊都看不见她的身影,没什么人注意她,但是这个林煜老师怎么就这从注意她呢旧是大家吊然疑惑却也沿多想什从这么注意她呢,但是大家虽然疑惑,却也没多想什么,还是该干啥干啥去了,只有丛诚此时心里一阵打鼓,“我不行啊,这次是意外,以后不一-定啊!”林煜知道丛诚此时心里的想法,但是他不打算撤回决定,一直怯场自卑怎么行,必须改掉。

“咱们目前的技能课都比较简单,但是也需要大家练习,回去以后可以在系统里约练习的,目前还没人约,我姑且当做大家不喜欢我这个老师哈,找别的老师也可以嘛,别期末挂了再,那今天就到这,还是你,丛诚过来帮我送东西,其他人可以走了”林老师话音一落,大家就 立马开始收拾东西,生怕突然被留下多练- -会儿,只留下此时欲哭无泪的丛诚。


“橙子,我们走了哈,中午要带饭不”临走前,昊昊一边收拾东西,边问丛诚“不用啦,让我搬两回东西了,咋也得敲诈林老师一回吧”

“哈哈哈哈,你和林老师关系真好哎,说实话你俩是不是亲戚。”

“哈?啊,没有没有,不是亲戚,我要有林老师这样的亲戚,我我我还能搁咱们学校吗我我我....

“哈,没事啊,那我走啦,你慢慢搬,拜拜”

“拜~

昊昊有这样的疑问,丛诚是有心里准备的,毕竟老师和她关系好,大家心里都会疑惑,只是没办法,丛诚不能直接说是主贝关系,但是又不想给别人说林老师是亲戚如何如何,好像心里,并不满足这样的关系,是害怕以后会分,还是,还是感觉关系不止于此?丛诚自己也不知道,总之她不喜欢别人说他是他亲戚啊什么的,她也好奇林老师会怎么向别人介绍她,仅仅是学生吗。


丛诚有点小期待,也有点小失落,但是她不知道,她的小情绪一点点的变化都落在林老师的眼里。林煜一直在观察丛诚,他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知道她的纠结和害怕,但是林老师目前也很烦恼,普通的师生关系不足以解释他们之间的亲密,但又不想给别人介绍丛诚是亲戚,很想告诉所有人,丛诚是他的贝,但是没办法,这样的关系实在没办法亮在明面.上,对于主贝双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两个人各自带着小情绪,也没怎么好好吃饭,在食堂随便吃了点,要不是林煜突然问起昨天下午学习情况,丛诚差点忘了昨天啥也没学的事实,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林煜心里有了数,抬手拍了拍丛诚的头,“吃完饭再说。”


这么沉闷的吃饭,两个人都不怎么高兴,草草收拾好,林煜就带着丛诚去车里,刚坐下,就抬手敲了敲丛诚的脑壳,丛诚捂着脑壳一脸哀怨“这样瞅着我干嘛,昨天是不是没学习,没学习就算了,还没回我信息,心里是不是盘算着怎么骗我来着”林煜边说一边用手点着丛诚的脑壳,拼命护住脑袋都丛诚边躲一边回答“你都知道了你还问我,我才没有要骗你,我就是想想怎么说能不挨揍”狠狠瞪了丛诚一眼,“怎么说,你都是欠揍!今天先回去,我告诉你,账我记下了,我再强调一遍,学习是自己的事,你要想混,可以,换个专.业,别在医疗专业混”


话说的很重,但是林煜清楚,有些教训,只能落在心里,落在身上是没用的,丛诚是第三名入学,到现在成绩滑成这个样子,除了不自控还有别的原因只是她没说,他得慢慢发现,逐个击破才行,还有怯场,小姑娘怯场的程度很严重,只是.上课示范就这样那其他活动呢,其他课程呢,肯定比这还要严重,眼下最关键的除了搞补考,搞成绩,就是这件事应该多上心。“长路漫漫啊,丛橙子加油”


“你要想混,可以,换个专业,别在医疗专业混"林煜的话一遍一遍在耳边回响,丛诚感觉很烦,很难过,但是又觉得人家说的有道理,同时也在反思自己,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内种的不上进的人,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被人说是混子了,一年的大学生活确实改变了她,只是没有变成她想要的样子,而是变得更加懒惰,对生活毫无兴趣,很想很想实践,打到哭,打到出血,打到再也不想当贝,是不是那样,自己就能稍稍好过,找到方向了呢。


很快就是周日,桌子上的资料还和新的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知道现在如果想周日好过一点,她应该抓紧时间背书,但是手好像不听使唤,她看着资料就是一页都没翻,盯了将近半个小时,丛诚终于伸出手,像是做了很大决心一样翻了一页看了几眼,又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转身拉开床帘呼叫昊昊“吃饭呀”“走”,于是干饭小队出动,目标食堂,火速前进。


丛诚边在食堂咬着小馄饨里多加的卤蛋,-边流着悔恨的口水,表示不吃饱是没有力气背书的。吃饱的丛诚感觉吧北方的冬天都没有那么冷了,“不就是背书嘛,多大点事”。这次回到宿舍,丛诚一分钟都不耽误的翻开资料,小声背着,坚持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表示,“挨打比背书强,求林老师打死我吧呜呜鸣呜。”


小丫头的状态,林煜总是一猜一个准,林老师心里清清楚楚的明白此刻的丛诚- -定没抓紧时间背书,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一点都不着急,林煜一边想,一边翻出压箱底的藤条,一根有一-米长手指粗细的藤条。摸着藤条林老师心里忽然有些心疼丛橙子的屁股“就要变烂橙子了呦”


阅读 19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