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小姐的故事(四)

娃娃

喜轿很稳,两家隔的也很近,估摸着几盏茶的功夫,便已停了轿。

突然我听到一旁的媒婆高声喊着什么不可,又是什么不合了规矩。还没等我想清。

我从喜帕的缝隙中,看到了一只骨骼分明的手,掀开了喜轿的帘子,还未等我细细欣赏。又见另一只手递到了我的面前。我愣了愣,还是将手递了过去。

他用力一拉,便将我从轿子里扯出。我有些不安的紧了紧手掌,他愣了一刻也握紧了我的手掌。似乎,想给我鼓励一般。

火盆被人堆的很高,我有些害怕。不敢跨过。转头从缝隙中看了看身边的公子,我默默给自己鼓了鼓气。还是伸脚跨过了火盆。

我想,未来就算遇到了再大的问题,只要他还在,我就有勇气去面对。

后面便由公子带着我行了三礼,又被丫鬟引着进了洞房。

我在床上坐着,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不多久,有些微醺的公子被人搀着进了洞房,他将我的喜帕掀起后便再没了动作。

许久,当我正想要不要找些话题的时候,公子从桌下拿出了备好的碎食,断断续续的和我说:我听闻。。出嫁的新娘。。从出嫁前一日起便不能用膳。。这些是我备下的。不多。。你先充充饥。

说完便靠在了一边不省人事。我想公子真是真真不胜酒力。却又感动他的细心。无论是接轿还是此番。

我刚刚想将酒醉的公子扶上床时,却听他嘴里低低念着谁的名字。我俯下了身,断断续续的听到了静心两字。

静心?不得不说,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可惜不是我的名字。

得到这个结论的我脑子一懵,愣在了原地。原来,公子早有心上之人了吗。那。。为何要娶我?我心里有着太多的疑惑没人替我解答。

我低垂着眸子,没有看到公子眼底的清醒和纠结。

我看了看卧在桌上,神志不清的公子,还是将床上的花生桂圆扫下了床,半推半拉的将他扶上了床。盖好了被子。

自己则一人缩在了一旁的卧榻之上,心里的慌乱,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知道公子心上之人非我之时,我也没了一开始不顾一切将自己献给公子的勇气。

未来到底应该怎样,我不知。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我却没了拭去的力气。不知不觉中竟也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却莫名的在了床上,但是身上的嫁衣并未褪去。

我刚刚脱下了嫁衣,便有丫鬟在外面问着:夫人醒了吗?奴婢们可以进来了吗?

我匆忙换上了一件衬里,便开口唤了她们进来。话音刚落丫鬟们便抬着水盆和新衣进了屋子,同时还有一个嬷嬷。

看着嬷嬷走到了床边,我心里也不由一紧。只见嬷嬷用剪刀剪下了一块床单,连连和我道着恭喜。我才看清了那一抹鲜红。

我心里既是感叹他的细心又是心酸他对另个女子的贞洁。虽然贞洁这词用在男子身上似乎哪里不太对,一时我也找不到别的用词。

看着镜子里,丫鬟为我换上的新衣,还有梳好的妇人髻。我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没有夫妻之实,却有了夫妻之名。是吗。

我垂了垂眸子压下了眼底的心酸。

丫鬟在我身边低垂着头轻声说:夫人,老夫人正在等你。

我点了点头让她迎我去了正厅。

还未走近,一抹熟悉的身影逆着阳光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比之以往的心悦,如今心里却多了几分酸疼。

一起进去吧。

好。

我们一同进了正厅,秦姨和柳叔已经坐在了正位之上。

我和公子跪在了地上,结果丫鬟的茶先恭恭敬敬的递给了秦姨。

秦姨请用茶。

秦姨接过了茶轻轻抿了一口然后眯了眯眼,带着笑意对我说:既然我喝了这改口茶,是不是也应该换个称呼了?

我会意,带着三分娇羞低低唤了声:婆婆。无论公子如何,秦姨待我向来很好。

秦姨,不,婆婆看着我笑出了声,应了声诶。

我又端起来茶敬给了不苟言笑的柳叔,公子和柳叔一般都不爱笑,总是冷冷的,让人觉得不好相与,实际上都很温柔。只是不善言辞罢了。

柳叔接过了茶喝了一口,和我轻轻颔首。表示认了我这儿媳。婆婆却不乐意了,娇嗲的瞅了柳叔一眼。对我说:既然你公公也喝了茶,是不是也应该改口了?

我低了低头,还是喊了句:公公。

公公碍于婆婆的眼神,虽然不善言辞还是回了句:嗯,乖孩子。

公子在一旁陪我敬了茶,也倒不曾多言,活像一个装饰品一般。

母亲看了看我和他,挥了挥手说了句:想来也没什么大事,你们可以回去歇着了。

我和公子一同应了声诺。

便退出了正厅。一前一后的走在了院子里。突然他猛地停住,我想着事情并未注意,撞上了他的后背。

公子看似柔弱,身体却十分结实。仅仅一下倒是把我的额头撞的发红。我伸手揉了揉,错过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

他轻轻对我说:从今日起,我搬去书房住。父母亲那边我会说是为了备考。晚些我唤人前去收拾。

我紧了紧手心,低垂着眼帘还是应了一声:好。

知道他喜欢别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否两情相悦,但看公子并未娶妻,还应了我的婚约来看,应是与我一般,单相思罢了。

我能说服自己去努力让他喜欢上自己,努力和他心上之人争上一争。哪怕最后还是不行,大不了求得一纸休书,青灯常伴也不枉此生。但是,此刻求他留下,别走什么的。我做不到,我的自尊也不允许。

傍晚的时候,果然来了小厮,收走了公子的用品。

我看着空了一大半的屋子,心也仿佛空了一半。虽然能劝说自己努力,但是,爱上一个心里没有自己的人。果然很难。被偏爱的人,果然更幸福。

很快到了回门的日子,公子最近很忙,总是早出晚归。我不知道他去见了谁,也不想去细想他到底去见了谁。

我站在马车前,等了许久。还是叹了口气,嘱咐马夫可以启程了。

此时公子从远处跑了过来,呼吸声里还能听到几分轻喘。

对不起,我来迟了。

我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无碍。

我俩一同上了马车,虽然面对面坐着,但是我看着左侧的车窗,他看着右侧的车窗。身体隔的很近,心却隔的有些远。

本就近的两家人,回门自也不需要多久。到了的时候却也已是傍晚。

看着早早等在府前的父亲母亲,眼眶忍不住的就红了。我和公子下了车,朝着父母就行了个福礼。

又将婆婆备好的礼品递给了母亲。母亲接过礼物递给了身边伺候的丫鬟后又拉住了我的手,上下大量了一番。轻轻说了声:瘦了。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母亲,左右不过三四天的时间,哪里看得出胖瘦。但是我还是很享受被母亲关心的感受。

父亲和公子在一旁交谈了两句,看公子给了父亲什么东西,惹得父亲露出了几分热烈。想来不是哪位大家的手札就是哪位名家的佳作吧。

跟着父母亲们进了府,餐桌上,不擅饮酒的父亲也喝了好几杯。拉着公子说着什么,我听不太清。却见公子一直应好。

母亲问我过得可好,我看着苍老了几分的母亲。想了想还是将委屈的话憋回了心里。安慰的告诉母亲:一切安好。婆婆待我也是极好。

母亲才放心的拍了拍我的手。夜晚,母亲又拉着我,在房里谈了许久,教了我许多。

第二日回去之时,父亲将我独自叫到了屋里。我正疑惑着为何,却看不擅表达情绪的父亲眼里含了眼泪。

他摸了摸我的头,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家的囡囡,还是长大了。父亲那日说,叫你受了委屈别回来哭。都是气话。若是他对你不好,为父就帮你和他讨一纸和离书,家里不富裕,却足够养你一辈子的时光。你是我与你母亲守护在手心里的宝贝,永远不会因时光的流失而改变。

闻言我的眼泪再也绷不住,抱住了身前,身影不再那么伟岸的父亲。这一刻我才发现曾经的自己错的多么离谱。与父亲置的气显得多么幼稚。

父亲拍了拍我的背,没有推开我。公子在远处看着,亦没有出声前来催促我。母亲在一旁用手帕抹了抹眼泪。夕阳下,我才终于发现了,一直被我忽略却又是最珍贵的东西。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的格外早,明明才五六月份,却已经有了酷暑的闷热。

哪怕到了夜晚也显得十分难耐。我在小厨房里折腾了一下午做了四五碗山楂汤。其中三碗放在冰窖里冰了一盏茶的时间,我便拿了出来。念着公婆年过中旬,应以养生为主。公子备考不易贪凉。我不敢冰的过久。撒上母亲教我做的玫瑰糖。微甜却不腻,带着花香最是醉人。

我嘱托了贴身丫鬟将一碗送给婆婆,一碗送给公公,最后一碗送给公子。公子哪里要以母亲的名义送去。

丫鬟点了点头,我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看了看门口的碎冰。又叫住了刚刚准备动身的丫鬟。

门口的碎冰一并送给公子吧,就说府里多的。他最近准备赶考,莫让暑闷扰了他的学习。

丫鬟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我知道她也是心疼我,看我夜里因闷热而难以入眠。但我也心疼公子,可惜他不知,我也不愿让他知。

我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言,快去快回。她只好和我行了个礼匆匆离去。

估摸着等她回来的时候,我将冰过的山楂汤端了一碗给她,看她受宠若惊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

我拉着她的手问她可曾后悔与我一同嫁入柳府。我知道我亏待了她,想她在我未出阁之前何曾向今日一般,东奔西走,还得陪我一起受酷热之苦。但是在这府里,我最信得过的人也只有这么一个贴身丫鬟罢了。

见她眼泪汪汪,急急喝着山楂汤,边喝边说不悔。

我拍了拍她的背喊她慢些,如若未来有了机会,我定会为她寻一份好亲事,不必受我这相思之苦,爱的小心又卑微之苦。


又过了几个月,熬过了酷热的盛夏,迎来了秋收的时节,也是公子奔赴考场的时节。

早早的我就去寺里求了高中符,用着同样的借口送给了公子。

今日婆婆与公公亲自送公子出府门,为了不影响公子的心情,我以抱病为由推辞了。

但是心底却十分渴望去看上一看,看一看公子是否戴上了我求的高中符,看一看公子今日的模样。

我坐在窗边思索了一二,和贴身丫鬟借了一套婢女的衣服。提早了一刻便躲在了府门附近。

不多时,公子被众人围着送到了府门之前。我远远打量了一下,公子今日的气色不错,考试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我心里暗自安慰了自己一番。

只见公子与婆婆行了个礼,说是谢婆婆求符之恩。婆婆愣在了原地,我不由得抓紧了手心,生怕就此穿帮。

还好婆婆为我圆了这个谎,我才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着公子远行的身影,我想,是他的话,应是无碍的吧。

回到寝室,刚刚褪下婢女的衣着。婆婆就派人请我前去她的卧房找她。

我叹了口气,终是混不过去吗。罢了。

我看着衣柜挑选了一件算得上得体的衣服,又拿上了早上刚刚做好的枣泥糕。随着丫鬟来到了婆婆的卧室。得到了婆婆的应允后,我进了屋里。

看着婆婆从榻上刚刚起身,揉捏眉心的模样。我知晓婆婆的旧疾犯了。自觉上前为婆婆按压着太阳穴。

良久,婆婆才舒张了紧蹙的眉心,拍了拍我的手。好孩子,可以了。

闻言我才放下了手。婆婆拉着我的手引我坐到了身边。像母亲一般贴心的问我最近如何。

我低垂着眉眼,回到:一切安好。

顿了顿,婆婆又问我与公子的关系如何时,我顿了顿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见状婆婆和我说:当年我和你母亲玩笑说将你娶进门做儿媳,没想到一语成畿。我是真的喜爱你这个儿媳,那么多日子里来,万事都做的有条不紊,还十分孝敬我和你公公。我啊,早已将你当做了亲生女儿来看待。若是轩儿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只管和我说,我绝对站在你这边。你公公听我的,也站你这边。所以,孩子,有事情别憋着。无论是你的婆家还是我们都向着你。

闻言我愣在了原地,我没想到婆婆竟会对我说这样的话。一时没忍住眼眶便红了起来。那些刚刚想说出口的委屈又被我重新咽回了肚子里。我想,我们的事情,还是别烦恼婆婆了吧。

当一个人真心对你好的时候,反而做不到肆无忌惮的宣泄了。因为,你怕她们为你心忧。

我拍了拍婆婆的手:婆婆说的哪里话,公。夫君怎么会对不住我呢。他对我很好。

婆婆深深看了我一眼,似乎看出了我的不愿多说。只是深深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手背。连说了几声好孩子。

我看着婆婆一时无言。似乎想起了什么婆婆又和我说到:今日你公公想起湖州有什么急事要办,我不放心他。打算明日便同他一起起身前往。归期不定。轩儿考完之日怕是赶不回了。只好拜托你了。

闻言我心里波动甚大,我。。去接公子吗?看着婆婆信任的眼神,我怎么也说不出一个不字。只好点头应了声诺。

婆婆欣慰的看了看我,便遣我回去打算继续休息了。

我将枣泥糕递给了婆婆的贴身侍女,叮嘱她热后再呈给婆婆享用。语罢,便起身离开回了寝室。

屋里,我随手翻阅着有些晦涩难懂的史书。企图平静下自己的内心。我想既是不为了公子,充实自己总归是没错的。这便是母亲教我的最后一节课:

夫不悦己,己应悦己。

充实自身,为己而活。


阅读 30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