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三)

不做人的小贝贝

这个世界上能让丛诚从床上坐起来的事只有两件,一件是吃饭一件是挨揍,此时站在床边磨磨蹭蹭不动弹的,显然是后者。“这,就周日了?我才背了一半!完了!”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心态上了林煜的车,到林煜家的路上还是很和平的,如果忽略林老师阴沉的脸色的话。


“卧室,窗户边跪好,十分钟,最后让你看十分钟,一会儿我来问”如果这句话不是说丛诚的话,大概她会好好夸夸林老师好有气势。没敢多磨蹭的按林煜的要求跪好,但是资料在手里,丛诚也不知道该看点啥,就是十分钟,看啥好啊!这可能是丛诚过的最漫长的十分钟了,一边快速翻着书,一边偷偷挪挪腿,缓解一下疼,直到听到林煜的脚步,丛诚立马跪直了身体,心一下子就揪起来,紧张的握着资料的手都在抖,在身后看着丛诚反应的林煜,心里一阵好笑,但是又生气“现在害怕了,这么长时间没好好学,怎么没想想会这样呢。”


看着时间,十分钟一到,林煜就伸手抽走了丛诚的资料,随手翻了翻还和新的一样的资料,火气直冲脑门,攥了攥手里的藤条,暗暗压了压火气,出声说道“我就问三道题,答对了,今天放过你,但凡错一道,你屁股今天就得开花。”听着林煜的威胁,丛诚默默咽了咽口水,小声回答“知……知道了,老师。”林煜一边看着资料,一边随意的动着藤条,藤条落在李煜腿上,发出规律的声音,丛诚闭着眼睛不看这根和她手指一样粗的藤条,但是声音不受控制的传入她的耳朵,吓得丛诚又暗暗往后挪了挪。


“大脑动脉环的名词解释”林煜的声音从头上传下来,丛诚楞了楞,嘴巴张开又合上,屋子里静得连丛诚紧张的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实在是想不起来完整的,丛诚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看林煜,一看到林煜仅仅盯着她的眼神,又吓得把头缩回去,“emmm就是,位于……位于脑底下方、蝶鞍上方,然后,然后emmmmm”“别emmm了,知道你不会,下一题,阿司匹林的合成”听到林煜的下一个问题,丛诚都要骂人了,有机化学!她真是一点不会啊,但还是试探着回答一下“阿司匹林又,又名乙酰水杨酸”


“嗯,然后呢”回答林煜的又是一片寂静,好家伙,又不会,“我看我也不用问最后一个了,对或者错都没啥意义了,反正你都不会”听到林煜说这话,丛诚很想反驳和他理论,但是自己理亏,也确实不会,心里着实难受,但是只能乖乖闭嘴。“哎你之前,不是说想要挨狠的吗,打到坐不下,来,我今天满足你。今天咱们没数量,就打到坐不下,一周不敢坐椅子,怎么样?”是商量的话,却不是商量的语气,林煜的语气告诉丛诚,打到坐不下绝对不只是威胁。丛诚没有回答什么,林煜也没要求只是让她脱了裤子和内裤,


趴在床上,丛诚都一一照做,空气与臀面接触,虽然没打,但是丛诚紧张的肌肉紧绷,林煜不是很温柔的揉了下丛诚紧绷的屁股,看着上星期打出来还没发出去完全好的痕迹,一阵恨铁不成钢“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心里想着,下手也就重了,揉着的手变成了捏,突然的疼,让丛诚倒吸一口凉气,没捏很久,林老师好心的放过了,提起藤条,横在丛诚的臀腿处,没多让丛诚紧张,林煜就抽了上去,只一下,丛诚就疼得要流泪,“怎么这么疼!这藤条,泡水了啊!卧槽”这话只敢在心里默默说一说,面上还是乖乖趴着挨打的样子,林煜当然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但是手没停,规律的甩着藤条,力度不重也不轻,不到五十下,整个臀部到大腿都布满了痕迹,丛诚也忍出一头都汗,打满五十,林老师终于好心的停了手,但是一句话都没说,丛诚能感觉到林煜在生气,但是这样一句话不说,也着实让她心焦,哪怕是骂她,也比只是抽她强啊。


没让她多想,林煜再次提起藤条,又是一轮五十下,甩在丛诚的屁股上,这次丛诚不那么淡定了,不断的扭动身体试图躲过林煜的藤条,但是回应给她的,是一下接一下更加狠厉的藤条,五十打完,丛诚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林老师还是一句话都不说,丛诚着急了,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林老师在一定是在等她认错,但是“我错了”三个字就好像一根小刺哽在喉咙里,丛诚怎么也说不出来。想到这的丛诚又调整姿势,迎接林老师的下一轮50下,就这样挨了有五轮,丛诚终于绷不住,眼泪从眼角滑落,一句“对不起,林老师,我错了,我不该不好好学习”这句话说出口,果然有效,林煜扬在半空的手果然停了下来,随即是林煜带着怒意的声音“听听你这句话,对不起,林老师,你不该不好好学习,丛诚,可能你听过很多遍,学习是给自己学的,但是我今天要给你说,学习不是为了你自己,是为了日后你走上岗位时,内些满怀希望的病患,医生不是天使,没有法力,和死神争夺生命的,是他们数十年不断学习的成果和积累,我不管你当初报这个专业的初衷是什么,不管你是为了理想,不管你是因为父母期望,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你已经成为一名医学生了,你就得学,你就得好好学,你要真这么讨厌这个专业,可以,我陪你准备转专业考试,但是你要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这顿揍,你挨的一点都不冤,今天就算我不是你主,不是你的老师,就算作为一个医学生的前辈,我都有资格揍你”


林煜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砸在丛诚的心上,没错她没有不喜欢这个专业,她只是,只是不太甘心罢了,不甘心自己的第一次选择是母亲的心心念念,不甘心自己三年的努力换来的只是一个普通一本的临床医学,她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可以去更好的学校哪怕不是临床,她很厌烦这样的生活,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逃离这个学校,这个城市,即使她发现其实她也很喜欢医学,她也希望有一天可以为了病患的生命与死神做斗争,但是她不承认,她宁愿每天浑浑噩噩也不愿意付出努力去前进,好像这样的话,就能彰显自己的反抗,彰显她们替她做的选择都是错误的,她不肯承认,内些被迫做出的选择其实是正确的,所以现在的自己真的很幼稚,但是这样的幼稚的自己,被自己的主动,老师,看得一清二楚,毫无保留,眼泪一汩一汩的从眼角滑落,从一开始的忍着不出声,到后来放声大哭,丛诚再也无法抑制内些被压抑许久的情绪,任它们放肆发泄。


她哭了很久,林煜没有出声安慰,只是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直到她停止哭泣。不哭了的丛诚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心,从床上跪起来,拿过刚刚在屁股上给她带来无限痛苦的藤条,双手捧着,递在林煜的面前,林煜也坐正身体,等着丛诚说话,“老师,我错了,我一直都觉得我不想学医,都是妈妈要求的,其实我心里很喜欢,我很幼稚的觉得只要我学的不好,她就会知道她替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事实证明,我才是大错特错内一个,我心里喜欢医学,我想好好学习,我希望能对得起未来找我看病的患者,老师,我坦白,上周一直不好好看资料,除了是因为懒,还因为,故意不学习的话,你就会打我,这样我就知道你还是我的主动,现在我知道错了,老师,你,你打我吧”听到丛诚的话,林煜心里还是很欣慰,没白打,丛诚的小心思他一直猜的很准,小丫头主动捧着藤条,来请罚的样子,林煜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知道错了,很深刻的意识到错误,但是小丫头的哭声,让他心里一揪一揪的疼,他不断告诉自己,只是学生,只是被动,却怎么也忍不住在这个不怎么讨人喜欢,不出众,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普通的小丫头身上投注感情,对她抑制不住的心疼。


林煜没有直接接过藤条,而是伸出手,在丛诚头上揉了两下,才接过藤条,“站起来,撑在桌子上,屁股撅高,自己的错,自己负责,没有数量,打到一周不敢坐为止”丛诚没有犹豫,按着林煜的话,乖乖摆好姿势,像是要表达自己真的错了,丛诚很努力的把屁股翘起来,丛诚的小动作落在林煜眼里,尽数化为了心疼,藤条在臀腿处就位,丛诚的屁股也跟着紧张,林煜抬手,一下,又狠又急,显然比之前五轮藤条都要狠的力度,一下接一下的抽过来,丛诚辛苦的忍着,实在忍不住也不敢放松姿势,只好放任眼泪,她不敢用任何方式去缓解自己的疼痛,她知道自己的错挨这些还远远不够,手指死死的扣着桌面,牙齿也死死的咬住不让自己哭的太大声,眼泪不断的滴在桌面上,和身后藤条落下的啪啪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丛诚感觉又疼又羞,不知道打了多少,支撑的手臂快要撑不住了,塌下去的腰也不断的弓起来又塌回去,身后的藤条破风的声音一直都没断,抽在屁股上的疼,一下重过一下,紧咬的牙松开,放肆的哭出声,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没有了破风的声音,林煜把藤条甩在丛诚扶着的桌子上,丛诚看见,藤条上,赫然是自己的血,屁股被打出血了,第一次屁股出血,以前她都拒绝,但是这一次,她觉得自己不冤。林煜扶起还弯着腰的丛诚,揽进怀里,大手抚着丛诚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良久,他开口“卧室里,把戒尺拿过来”


丛诚心惊,已经出血了,林老师还要打,抹了抹眼泪,虽然疑惑,但还是顺从的,一瘸一拐的扶着屁股去拿了戒尺递给林煜,“最后罚你五十戒尺,是因为你故意气我不好好背书,我最后强调一遍,我不是为了打你而打你,所以你也不许为了挨打而故意犯错,50下小惩大诫,再有下次,直到今天屁股啥样不,下次比这更狠,懂?”丛诚点头如捣蒜“懂了懂了”这次没让丛诚撑着,林煜揽着丛诚的腰,丛诚环抱着林煜的腰,就着这个姿势,林煜不重的打了丛诚50下,不过伤成这个样子的屁股是感受不到林煜的放水的,依旧是疼得丛诚跺脚加哭嚎。终于打完了,林煜扔了戒尺,就着这样的姿势,一下就把丛诚拎了起来,拎回到卧室里,安顿好丛诚,出去拿了碘伏,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给小姑娘的屁股涂上一层,此时的小姑娘也不再隐忍着,也不像刚开始一样拘谨,开始学会给林煜撒娇,林老师表示,小姑娘家家的,就得软软的才行,就得和他家橙子一样才够可爱,嘿嘿嘿。


好不容易给她上完药,林老师又出去煮了丛诚爱吃的面,端过来味给她,还不忘吐槽“明明你自己做错事挨揍,最后还得我给你上药做饭伺候你,啊,大小姐,还有没有下次了”说着,隔着被子按了按丛诚的屁股,丛诚立马直起身,嘶嘶哈哈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看着丛诚这个样子,林煜忍不住哈哈大笑,又成功收获了从橙子小朋友的限量版大白眼。很晚的时候,挨了一天揍的丛诚才把觉睡实,林煜才得空好好看看这个傻了吧唧的小姑娘,“你长得真丑,哈哈,但是,好可爱,我很喜欢,一直一直做我的贝吧,一直一直”说着,把怀里熟睡的橙子搂的更紧了一点。

几乎一夜没怎么睡,丛诚总是反反复复的醒,睡着了也不怎么安分,一会儿-翻身,压到伤口就又醒过来,林煜就一直坐在床边不敢动,怕伤口又出血,太困了,就 趴在丛诚的背上眯- -阵,所以早上丛诚几乎是被林煜压醒的。感受到林煜的重量,丛诚转过头就看见林老师坐在床边,趴在她被子上睡觉的样子,不是平时意气风发的林老师和林医生,也不是教训她的时候内个气场十足的主动,现在的林老师安安静静的趴在这,多少有些可爱可爱的丛诚想摸摸他的头,丛诚这么想,也这么做了,别扭的侧过身,手伸到林老师的头侧,又犹豫着要不要下手,正别扭着,林煜把头扭过来了,两个以这样别扭的姿势,盯着对方十几秒。还是林老师反应快,先回过神来,笑了笑,-手捉住丛诚停在半空的手,一手按在丛诚的头,上狠狠的呼噜了两下,”哦?偷袭我?.哼,被我发现了吧”丛诚显然还没回过神,在林煜的笑容里楞了几秒,想起不是昨天内个打自己的主动,才大胆的把按在脑袋上的手扒拉下来。皱着眉头,拖着长音说”渴了,还饿~”林煜一愣,很快回过神来,随即又笑起来,”好,我给你弄”说完,把在床头柜.上的水杯递给丛诚,”先喝点水,洗漱完就准备吃早餐,我等下给你送来,”好~”此时的林煜,温柔的简直让林煜自己都要不认识自己了,以前怎么会有贝享受到林大主动的早餐服务,快把丛诚宠上天了,怪不得不听话,原来源头在自己这里,林老师着实反思了一下自己,不过还是一刻没停的去给小丛诚做了她喜欢的手擀面,还特意给她在豆浆里加了两勺糖,端着饭送过去的时候,林煜心里狠狠的吐槽自己“孩子都是这么惯出来的!嗯,就是!"

盯着小丫头吃完饭,林老师拿来资料放在从橙子旁边, 手指弯起,轻轻敲着,“这回, 要是还没有好好看,丛诚,那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去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了”丛诚盯着林煜,眨巴眨巴眼睛,郑重的点点头“我好好看"”“嗯,你下床,跪在墙边背,提神,今天把系解神经系统的背完,我就坐在这里,你背完了过来告诉我,我检查”“好”丛诚没犹豫,扶着床头,挪蹭到地上,林煜没催她,也不帮她,看着丛诚扶着伤痕累累的屁股,挪到墙.边的跪垫.上贴着墙跪下,没穿外裤和内裤,林煜欣赏丛诚这一点,心里清楚这是林煜对自己的惩罚,就不会磨磨唧唧的等着林煜去要求,会自己做到林煜没说出,但是会要求的要求,这点很默契。林煜想想,心里其实很愉悦,和自己契合的小贝,对于主来说,当然是件很幸福的事。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丛诚背东西许久都没有如此认真过,膝盖上一阵一阵的疼,屁股上也传来痛感,不断冲击着丛诚的大脑,“果然提神哪”,就这样跪了有两个小时,丛诚基本把题背会了,但是还不熟悉,腿上真的太疼了,她想动弹动弹,但是林煜还坐在后面,她不敢动,她真的害怕林煜手边的内根藤条,但又实在难受,于是出口问了林煜“老师,我腿真的太疼了,我,我想动一下”林煜听到这句话,是有些吃惊的,他也没想到,丛诚会征求他的同意可不可以动一下,毕竟自己在这里拿着书看书,没看丛诚,就是给了丛诚机会可以活动双腿,但是万万没想到,丛诚真就两个小时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背,还问自己可不可以动,林煜心里说不上来的心疼,心疼孩子的腿,也心疼孩子此时的听话和小心翼翼,于是干脆“别跪了,起来活动活动腿,就坐在那背”林煜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丛诚看了看旁边的椅子,一阵屁股疼,但是注意到椅子上有一个很大的垫子,又稍稍松了口气,心想,林老师还是心疼自己的,呜呜呜,于是慢慢的起身,用手揉了好一会儿膝盖,才稍稍缓解疼痛,挪开双手,无疑看见了肿起来,有些青紫的膝盖,就算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错事,现在的橙子,心里也不免有些委屈,但是橙子也没有多歇就挪到椅子边,缓缓坐下,即使是这么柔软的垫子,对于丛诚伤痕累累碰都不能碰的屁股来说,都是一种煎熬,适应了疼痛,丛诚又拿起资料,遍一遍的看她今天上午看过的,背了的题,把它们一个字一个字的印在脑子里。看着丛诚这个样子,林煜心里第n次,涌上一股叫做心疼的感觉,他很.想立刻就冲过去,把橙子扶起来,抱在怀里,给她揉揉膝盖,揉揉屁股,但是不可以,还在惩罚,如果现在去了,那昨天内顿这么狠的打,岂不是折了一半的意义,他握了握拳,忍下心里内股想要冲过去的情绪,视线重新回到书上,这回轮到他集中不了注意力了,他总是忍不住将视线挪到丛诚的身.上,看着小姑娘隐忍着疼痛,认真背题的样子,他又稍稍放下心,又盼着橙子可以快点背完,赶紧过来检查完,他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受。 时间一分- -秒的过去,又是一个小时,对于林煜和丛诚两个人来讲都极其难熬,一个忍受着心疼,一个忍受着屁股疼,终于,丛诚的声音传过来“老师,我背完了,可以检查了”一下子解救了两个人,“过来吧”三个字,林煜说的平静,内心却是一阵欣喜“小祖宗,可背完了,你是.上天派来折磨你老师的吧!”盯着丛诚挪蹭到自己跟前,一手递过资料,一手拽着身上穿的,林煜的大背心,使劲的向下拉着,林煜心里好笑“咳咳,有点可爱”没多折磨丛诚,林煜很快就问了问题“三个名词解释,答对算你过,好吗?


丛诚点点头,林煜便抬起手,不轻不重拍了一下丛诚的嘴,“问话就回答,不答话只点头是什么毛病”丛诚赶紧点头答到“好的好的老师”硬膜外隙,内囊,打脑动脉环,就这仨的名词解释,答对算你过”丛诚略略想想,便开口回答“硬膜外隙是:硬脊膜和椎管内骨膜之间的间隙称硬膜外隙,其内有结缔组织、脂肪、静脉丛、淋巴管及脊神经根通过。内囊:由位于豆状核与尾状核、豆状核与背侧丘脑之间的投射纤维与构成。分为内囊前肢、内囊膝和内囊后肢。大脑动脉环:大脑前动脉、大脑后动脉、颈内动脉、借前、后交通动脉连接起来组成大脑动脉环。其围绕于视交叉、灰结节和体周围。我答完了”林煜觉得听丛诚答问题,其实也是种享受,小姑娘不紧张结巴的时候,其实条理清晰,叙述明确,声音清脆,不急不缓的把问题叙述清楚,让人听起来就很信服,像是经过重重思考而非临时背的。


“早这样还用挨打?”林煜点背完,赶紧过来检查完,他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又是一个小时,对于林煜和丛诚两个人来讲都极其难熬,一个忍受着心疼,一个忍受着屁股疼,终于,丛诚的声音传过来“老师,我背完了,可以检查了”一下子解救了两个人,“过来吧”三个字,林煜说的平静,内心却是一阵欣喜“小祖宗,可背完了,你是.上天派来折磨你老师的吧!”盯着丛诚挪蹭到自己跟前,一手递过资料,一手拽着身上穿的,林煜的大背心,使劲的向下拉着,林煜心里好笑“咳咳,有点可爱”没多折磨丛诚,林煜很快就问了问题“三个名词解释,答对算你过,好吗?


丛诚点点头,林煜便抬起手,不轻不重拍了一下丛诚的嘴,“问话就回答,不答话只点头是什么毛病”丛诚赶紧点头答到“好的好的老师”硬膜外隙,内囊,打脑动脉环,就这仨的名词解释,答对算你过”丛诚略略想想,便开口回答“硬膜外隙是:硬脊膜和椎管内骨膜之间的间隙称硬膜外隙,其内有结缔组织、脂肪、静脉丛、淋巴管及脊神经根通过。内囊:由位于豆状核与尾状核、豆状核与背侧丘脑之间的投射纤维与构成。分为内囊前肢、内囊膝和内囊后肢。大脑动脉环:大脑前动脉、大脑后动脉、颈内动脉、借前、后交通动脉连接起来组成大脑动脉环。其围绕于视交叉、灰结节和体周围。我答完了”林煜觉得听丛诚答问题,其实也是种享受,小姑娘不紧张结巴的时候,其实条理清晰,叙述明确,声音清脆,不急不缓的把问题叙述清楚,让人听起来就很信服,像是经过重重思考而非临时背的,“早这样还用挨打?”林煜


周末总是过的很快,挨训挨打的周末过的更快。周一一大早,丛橙子还睡沉的时候,林煜就用自己独门秘制小馄饨硬生生把丛诚从床.上香到了餐厅,眼睛还没睁开,就一-pg坐在凳子上,被折磨的碰都不能碰的pg,瞬间疼 得丛诚从梦里清醒过来,一手撑着桌子,一 手捂住pg, .表情狰狞的叫唤着“啊!好疼啊!”林煜刚端着碗从厨房出 来就看见这一幕, 瞬间笑得腰都直不起来,“哈哈哈哈.....林老师一遍笑一边把餐具摆好,-边给伤员加了个垫子,还不忘在坐下的时候,感叹一下,pg不疼坐着 吃饭的感觉太爽了!-边的丛诚- -边恶狠狠的吞下一口馄饨,一边用大白眼回敬林煜,如果白眼可以杀人,林煜可能已经死了n次了。感受到小姑娘不友善的目光,林煜变脸-样收起笑容,故作严肃的对着丛诚“笑笑笑,笑什么,赶紧吃饭,还得回学校呢,不上课了啊”丛诚表示无语子,笑个不停的人明明就是他自己!做贝也太难了,做戏精主的贝更是难.上加难啊!

吃完美滋滋的小馄饨,想到回学校要坐一-路的车,丛诚 的脸就拧成了苦瓜,- -脸哀怨的望着林煜,林老师戏精附体,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对着丛诚“哎,自作自受,为师能有什么办法呢~”话虽如此,林老师还是心疼自己的小贝贝,特意在车座上加了两个垫子,看着小丛诚惊喜的样子,林老师感觉,幸福不过如此。林煜的家到学校并不远,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学校,临下车的时候,林煜忍不住唠叨“可千万长心,就跟在我家里那样背记,别忘忍不住唠叨“可千万长心,就跟在我家里那样背记,别忘了多多揉揉,擦药,好得也能快点,事不过三奥,再有下次,我就打到你得请假养伤的程度,天天让你跪墙角背书,不信你就试试看。"林老师说这话的样子和平是吗没什么不同,但是橙子却是从心里感到了害怕,她相信林煜言出必行,这些不会只是说说,但是她又很高兴,林老师说的是再有下次便狠罚她,却没说再有下次就分了,原来即便自己不优秀不美好,也是会有人愿意陪着她,林老师付出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她丛诚怎么能白白浪费了这份真诚呢,于是小姑娘郑重的回答“老师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次。”林煜也没想到,小姑娘会回答的这么严肃认真,心想一定是有所感触了吧,于是脸色缓和,笑着跟丛诚道别。心下想着,若他们不是圈里的主贝关系,而是普通的师生,他怎么也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学生里有这样一个孩子,见证一个孩子成长,而不是单纯满足击打和痛感的感官体验,或许才是他作为主动,成就感幸福感的来源吧。看着丛诚艰难的像正常走路一样掩饰自己pg伤痕累累的样子,林煜又笑了笑,注视着她走远,他才开车回去.上班。

还好,遇见你还不算晚,我还年轻,还能陪你走很长一段路,未来可期。


阅读 26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