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眼如初(七)

石锅鱼

说实话,那一瞬间我的感受我思考了很久都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为了情节的完整,我还是先讲完这段故事。

“过来吧!”

我低着头,慢慢的走到蒋老师的面前。

“干什么这么委屈,把那边凳子搬来坐下吧,没有理由打你了,改的都很对哦!”

我抬起头,看着蒋老师的眼睛,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归属感和安全感,我没有立刻按照蒋老师的要求去搬凳子,而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想再多感受一会儿这美好的瞬间。

“干什么,不挨打就听不懂话?”蒋老师这句话,好像划破了一段很长时间的寂静,我连忙把凳子搬来,坐到了蒋老师旁边。

“好了,别一副犯错了的样子了,以后挨打的时候还多着呢。先把明天的演讲稿背完,把比赛认真比完再说。”

我点点头,认真的看起稿子来。

我开始和老师认真的讨论稿子里的每一句,每一个用词,每一处细节,我发现和蒋老师讨论一篇稿子学到的东西甚至比我学多少篇课文学到的东西还要多,蒋老师似乎能想到所有我能想到的东西,预判出所有我可能会犯的错误,然后给我一个最有针对性的解答,我从未感觉到我生命中的哪个时刻有过那样的专注,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着,我们一起,做着我们做热爱的事情,享受着这份傍晚的静谧与安然。

提醒我时间在流逝的其实是我的肚子,写文章,背东西,思考,创作,这都是非常消耗能量的事情,我悄悄的问蒋老师:“老师,咱能订点吃的吗?”令我没想到的是蒋老师竟然噗的一下笑了出来,蒋老师的微笑我见过很多种,每一种微笑之间的细微差别我都曾反复回忆,并且在我的日记里详细的解读,但这种被我逗笑还是第一次,当我回想起这段日子的时候,我总觉得这个笑是有代表意义的,它标志着蒋老师开始慢慢卸下自己的伪装,或者说放下了作为老师与学生之间的那种生而有之的那种距离感,从那以后我慢慢开始认识了一个全新的蒋老师,有的时候也会俏皮,也会有她不停的尝试也做不到的事情,也会黯然失色,也会尴尬的笑,但是只有那个特殊的时刻,她还是那个笔挺干练,在讲台上大发雷霆的蒋老师,那也是我最期待也最害怕的时刻。

“想吃啥?”

“老师请客吗?”

“哪次不是我请,这话说的。”

说实话,吃的什么我真的记不清了,只记得吃饭的时候我看得出来蒋老师也饿了,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也或许是放下伪装后的轻松,我们各自低头吃着,谁也没说话,但气氛却丝毫不显尴尬。

“好啦,再看一遍,没有问题就定稿啦,你回房间去背吧!今晚能背下来吗?”蒋老师问道。

应该可以吧我回答说。

“那背的达不到我的标准你知道怎么办哦!”

“这么晚我背晚还来打扰您好吗?”

“我让你背完找我检查你就背完过来,哪来那么多问题。”

“知道啦老师,那我先去啦”我回答道。然后就回到了屋子。

坐在桌子旁,我多想把我这个下午的经历再仔仔细细的回放一遍,然后打开日记本,记下来每一个美妙的瞬间。这也是我写这部书的初衷,和蒋老师之间,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瞬间没来得及仔细回想,翻看着日记的每一个夜不能的晚上,我都在思考,要不要完整的记录下这段日子,或者要不要再完整的回顾一遍这段喜忧参半的过往。

那一刻,我终于放开思绪,那些想法,那些瞬间,都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脑海,我的心情,自然也久久不能平静。望着眼前的稿子,我再也无法集中精力去记忆那些此刻看起来杂乱无章的句子,但又不知道如何跟蒋老师交差。也许正是因为和蒋老师确认了同好的身份,我对蒋老师又多了几分忌惮。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内心一直很怕蒋老师,是那种无论平时关系有多么亲近都不会削减一丝一毫的那种害怕,在以后的故事中会慢慢有所显现。

我犹豫着,是应该给蒋老师发微信还是去找她,最终,我选择打开和蒋老师的对话框:“对不起老师,我集中不了注意力,背不下来,总想别的。”

“过来吧”

我立刻站起来,拿着稿子,去了蒋老师的房间。

蒋老师开门后,我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变化,她摘掉了项链,耳环,手链,换上了拖鞋,多了几分日常的生活气息。我站在门口,羞愧的看着蒋老师。

“来,进来吧!”

“脑袋里想什么不该想的事情了?”她一边关门,一边在我后面说。

我没有回答,呆呆的站在那里。

“来吧,你先读几遍,注意节奏,多读几遍就容易背了。”

我清了清嗓子,按照老师的要求,开始练习。也许是因为蒋老师就在身边,我超群的记忆力好像又回来了,几遍下来,老师基本没有挑出什么错误,而且慢慢的,我一边说,一边目光望向蒋老师的眼睛,蒋老师的目光是我见过这世间最神奇的东西,在犹豫时给人坚定,在畏惧时给人果敢,我望着蒋老师的眼睛,便心无杂念,不假思索,刚刚还生僻的内容一时间脱口而出。

“看,谁说背不下来的,这说的多好。”

“明天你在下面看吗?老师”我问道。

“你想让我看还是不想让我看?”

“我想,看着你讲我就感觉什么都想得起来。”

“好吧,那我就在下面听。最后再来一遍,然后咱们说点别的事。”

我本以为这个“别的事”会影响我的发挥,但没想到望向蒋老师的那一刻竟完全心无杂念。

“不错,来坐下吧!”

“老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蒋老师笑了笑,可能没想到我能那么直接的问这个问题,“一下就看出来了呀,从那次在办公室批评你的那一次,我就看出来了。看!这是你吧。”蒋老师递过来手机,我的微博主页赫然出现在蒋老师的手机上。我从脸到脖子,一下子涨得通红。

一直以来,我有一个微博小号,专门关注一些分享sp管教日常的博主,但我从来不发微博,原因很简单,关于圈内的事情,我没有经历,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分享的事情。但是在个人信息栏,我填了某某大学,italiano。蒋老师说,我们这一届只有四个男生,再加上我那天在办公室的表现,和今天我乖乖伸手挨打时的样子,就确认了我贝贝的身份。

我坐在那里,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蒋老师继续说道:“其实本来这一次,我有些怀疑,即使确定了,也没打算捅破这层窗户纸,但是那天你在来的路上对我说的话,让我想马上拆穿你。”

虽然我不忌讳的爱好,但这也是第一次有人和我当面谈起这个问题,那时候我在想,蒋老师会不会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女主,会不会早就找过很多贝贝,说不定还有之前的学生。于是我张口问道:“老师,你以前有过很多贝贝吗?”

“没有过。”

我半信半疑的听她继续说。

“大学的时候我一直有男朋友,后来我们分手了,我用了很久才走出来,那八年,我似乎与这个圈子渐行渐远,没时间,也没想过这个事情。”

“那现在呢?”我认真的问她,却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问的是什么,究竟想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以后你在学习上让我抓到一点懒惰不认真的地方,你知道等着你的是什么。既然挑明了,我也不掩饰了,今天打你手心那两下根本不算什么,你自己想好。”

我没想到蒋老师突然变成这样的风格,但这个答案我还算可以接受,因为最起码他的回答里包含了“以后。”


阅读 24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