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小姐的故事(五)

娃娃

乡试一共分为三场,每场三天,皆需要再提前一日准备。细算下来至少也需要十二天。

从第一天的心慌到今日的平淡,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亦如我当时习惯了独守空闺一般。

到了时间我早早的带着丫鬟小厮来到了考场之外,手里抱着公子的披风用身体细细的暖着。

听闻考试时条件颇为艰苦,不少考生进去时精神抖擞,出来时便萎靡不振。甚至带病者直接命散考场。

幸好父亲和公公对公子的体能上向来注重,想必比起其他羸弱的书生应是好上许多。但是也不能马虎。

不一会考场的大门打开了,三三两两的书生相互搀扶而出。公子只身一人,虽添了几分狼狈但也和身边之人形成了对比。

我快步上前,趁他不备,将暖好的披风披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低下了头生怕从他眼里看出不悦。

还好众人之前他没有驳了我的面子。“你怎么来了?”

闻言我低声回到:“公公有急事去了湖州,婆婆不放心一同随行。家里只剩下我了。”

公子点了点头。“走吧。”

闻言我跟上了他的步伐与他一起并肩而行。一时无言。

路程过半,我还是压抑不住心底的疑惑。“不知道公子考的如何,父亲和公公都很记挂。”父亲和公公都很放心公子,只是我想知晓罢了。

闻言公子一愣,看了我一眼还是低声回应我道:“甚好。”

甚好,想来应是能高中了。心中的石头放下了一块。我却找不到别的话与他诉说了。

带着心事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身边呼啸而来的马车。看着马车上的小厮对我嘶吼,烈马直直撞向我的一瞬。我愣在了原地。

猛地,公子将我抱进了怀里。带着焦虑和不认同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责怪我走路时竟走神。

我愣愣的感受着公子的怀抱。很宽阔也很安心。公子的眼神我却没有看到。只是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公子欲言又止了许久,还是将责骂我的话语吞回了肚里。声音带着一丝担忧和恼怒的对我说:“下次走路看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我不想你再犯。”

闻言我却有点喜悦,公子这是在意我了吗?不然为何会因我之事担忧生气。

总之我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走在路上步伐都多了几分轻盈。眼里带了几分笑意。

结束了考试之后,公子过的格外悠闲。相比之下我反而更像参考之人。这个认知让我生生揪坏了几条手帕。

放榜的时间在一月后,早早的我就和丫鬟来到了桂榜之前。没想到还有一堆比我来的更早之人。

我和丫鬟废了些力气才挤入人群中。当我看到第一的位置写着公子之名时,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就知道,是他,肯定没问题。

赶在官差到来之前,我先一步到了家。抱住了公子嘴里大喊着:“中了,中了,公子你中举了,还是解元。”

闻言公子眼里也带着不能忽视的喜悦之情。刚想抬手抱我。官差却在此刻来了。

我赶忙放下了抱住公子的手,收敛了几分。听着官差道喜的话语,找准时机在他怀里塞上了一份喜钱。果然官差的话语更甜了。

公子中举的消息很快在巷子里传开。我将喜钱分给了丫鬟,叫她们沿着路撒。又亲自接待了几位不能推脱的太太。

至于同是书生或是隔壁的老爷少爷之类的,就交给公子亲自应对了。

直至夕阳的余晖布满大街小巷,那些个太太们才结伴而归。

想必父母亲也是知晓了此事,不想给我多添杂事而并未登门拜访。

我独自靠在院里的桂花树下,桂花甜腻的味道萦绕鼻尖。

桂花,开了。

秋收之后便是严冬,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我终于将公子的冬装做了出来。洁白的绒面上绣着翠竹,偶尔几片竹叶绣在袖边做着点缀。

想了想我还是偷偷去了一趟驿站,顶着驿站小厮怪异的眼神请他以婆婆的名义将衣服送给公子。

最近的公子又再次回归了早出晚归的生活。不愿被他发觉,我只好日日借着丫鬟的衣着,早一刻守在门口看着公子出门。日复一日。

今日亦是这般,却因恼人的晕眩感而多了几个踉跄。贴身丫鬟在一旁看着着急不已。劝我今日要不算了。

我摆了摆手,拒绝了她的提议。不亲眼看着,心里便总是觉着不安。

接过了丫鬟递来的披风,我打开了房门。细雪顺着耳边飘落,刺骨的寒意从衣缝里钻入。我不由打了个冷颤,又不由得庆幸早将公子的冬装做好寄出。

我躲在门后偷偷看着公子靠近。看着他身上穿着我一针一线做出的冬装,我心里也不由得多出了几分喜悦。

突然,他有意无意的往我这扫了一眼,我有些慌张的躲了起来不知道他是否看到了我。

刚刚刺骨的冷意早已没了,浑身燥热的感受让我浑身无力,我扶着柱子堪堪站住。

看到公子突然加快了步伐,我想他许是有着急事。我强撑着看着他的前脚刚刚出了府门,后一秒我就失去了意识。

耳边隐约传来了贴身丫鬟的惊呼,然后我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昏迷中隐约听着贴身丫鬟在和谁说着什么,仔细一听原来是在说我那么多月来的所作所为。我饶有趣味的听着,原来还有那么多我都记不太清的事情呀。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不对,她在和谁说呢。难得是公子?公子不是有急事早就出去了吗?

还没等我想清,更深的黑暗将我吞噬。此刻便真真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

等我再次醒来之时,却看到了公子坐在了我的面前。

“你。”刚一出声,我就被我沙哑的嗓音吓了一跳。

“要喝点水吗?”公子看着我轻轻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公子先将我扶了起来,然后从桌上递了一杯温水给我。我指尖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病的还是因为激动。险些将水杯打翻。

吓得公子赶忙接过水杯。看着我愣了一分钟。将水杯递到我嘴边。“我喂你。”

我看了看公子又看了看水杯,还是张开了嘴,小口小口的抿了起来。

喝完水后,公子又将我扶了下去,将被子为我盖好。颇让我有些受宠若惊。还有些疑惑。

看着我疑惑的眼神,公子顿了顿说道:“大夫说你受了风寒,要好生休养。”

原来是这样吗。那为何是公子来照顾我?他不是另有心上之人吗?可能是因为风寒导致的头晕,我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做的一场美梦。如果真的是梦要是能长眠不醒也是极好的。

等我第二次醒来时,公子已经不在了。但是有着丫鬟候在了床边,见我醒来赶忙传了汤药。

看着公子不见的身影,我心头莫名有些失落。真的,只是我做了一场梦吗?

可能因为烧退了下去,脑子也没有先前的晕眩。看着丫鬟送上来的汤药,我心里暗自有了些小心思。

我遣退了伺候的丫鬟,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锁定在了角落里哪棵郁郁葱葱的常青藤。

我将药端起,偷偷的倒在了常青藤里。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口多了一个人,站在那看着我。

等我回头的一瞬,对上了那人的眼睛。吓得我瞬间就把手中的碗砸在了地上。

看着他带了几分怒意的眼睛,我声音都带上了几分颤抖:“公。。公子。”

“你在做什么?”公子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

“我。我。”我低着头不知道怎么说。颇有些做错事的小孩子的感觉。

“不喜欢喝药就可以倒了吗?”

闻言,我瘪了瘪嘴。不敢顶嘴说我以往都是如此。低着头揉捏着衣角不敢吭声。

公子看了我两眼,高声向外吩咐着:“来人,重新给夫人温一副汤药来。”

“诺。”

空气变得有些尴尬,我蹲下身子想要收拾碎碗。还没碰到,公子速度快的惊人。抢先一步抓住了我的手。

“你要干什么?”

我看了看他,小声地说着:“收拾碎碗。”

“别收拾了,担心割到了手。”

我看着他愣了许久,公子这是又在关心我了吗?

可惜这次公子没有给我解释,引我上了床榻,将棉被裹在了我身上。“病还没好,自己多注意点。”

我低下头乖乖应着好。看着丫鬟端进来的汤药,我眉头忍不住的蹙紧。浑身写满了抗拒。

可能是看出来叫我自己喝汤药的可能性太低,公子端起了汤药,轻轻吹凉,然后递到了我的嘴边。“张嘴。”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张开了嘴。果然苦涩的滋味在嘴里蔓延。我想吐又看着公子一脸你要是吐出来就完了的表情。

我很干脆的认了怂。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一碗药很快见了底,汤药苦的我整张脸都蹙在了一起。突然公子往我嘴里塞了什么。

甜腻腻的,是蜜枣呀。我看着公子,一瞬间心里也是甜甜的。

可能是气氛影响了我,我拉了拉公子的衣袖,问出了最近困扰我许久的问题:“公子,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啊?”

闻言公子一愣,看着我认真的眼神似乎是不能轻易混过去的模样。叹了口气还是对我说道:“我虽是迟钝,却不是无心之人。无论是我自己看到的,还是丫鬟告诉我的。都足矣让我感动。”

我心里有些甜蜜又有些失落。低垂了眼眸喃喃自语道:“原来,只是感动呀。”

看着我低落的样子,公子一把将我抱进了怀里。“当然,不只是感动。若只是因为感动而并无其他,一纸和离书于你,放你追求幸福不是更好。不愿让你离开,自是因为,我心悦你。”

我心悦你。

公子的话在我脑海里炸开,公子说他心悦我。似乎是高兴傻了,我看着公子愣愣的说到:“心悦我?真的吗?”

“真的。”看着公子认真的神情,我仿佛身处梦境一般。突然我又想起了那个令我揪心不已的名字,思索了一番我还是小心的问道:“那,静心姑娘呢?”

“静心姑娘?”公子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你大婚之夜,喝醉了之后,嘴里念叨的人。”说着说着我就低下了头。嘴上说着无碍,但是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在意呢。

看公子有些尴尬的神情,我心里突然没了底。

“我告诉你,你可不能笑我。”公子看着我的表情有些微妙。

笑他?怎么会。我点了点头。

“我娶你之时,对你有着欣赏却不及喜欢。只是因恩师请求,不愿伤了他的心。我知道可能对你不太公平,但是恩师说,如若我拒了这门亲事就将你许配给隔壁王家老爷。你也知晓王家老爷是怎样的人。我想着家中并无妻妾,我亦没有心悦之人,母亲又颇为喜爱你,便应了下来。保留你的清白,是为了当你有了心仪之人时也好完璧之身再嫁,如若没有,柳府养你一世也算还了恩师教导之恩。”

我点了点头,只是没想到父亲为了让公子娶我居然会编出这种谎话,真是白瞎了他那一脸正直的模样。公子也是关键时候犯了傻,父亲怎么可能真的将我嫁给那样的人。可是这和静心姑娘有什么关系?

看到我眼里的疑惑,公子咳了两声,还是继续说到:“成亲当日喝酒时,同窗告诉我,说是让我喊个姑娘的名字,以你的教养定不会与我同床,此番便可保住你的清白。我便随口喊了一人,说完我便有些后悔了,但又不好直接与你说,否则不就前功尽弃了。”

闻言我有些哭笑不得,这么多日来扰我心忧的静心姑娘竟然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我生气的往他胸口狠狠地捶上了几拳。“你魂淡。你知不知道你那随口一声闹的我多少个日夜睡不着觉。”

他也不躲,任由我往他胸口落拳。只是低低应着我:“对,我魂淡。对不起,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

看着他认真的眼睛我怎么都打不下去了,把头蒙在他胸口低低的说着:“以后你不许听那个同窗的话了,出的都是些什么馊主意啊。”

身在远处喝酒的某同窗打了个喷嚏。

“好。”公子看着我轻轻的应着。

“还有一件事。”我攥着他胸口的衣服说着。

“什么事?”公子看着我低低的问着。

“我也心悦你,心悦了许久。”

闻言公子一愣,笑容却浮上了脸庞。“我知道了。”

我抱着他轻轻的笑了。

不由的庆幸,

还好我没放弃,

还好我也等到了你

等到你也喜欢我。


阅读 14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