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三)

娃娃

沙发上的我有一些昏昏欲睡,太久没有出门,就算只是在附近走了走,也让我觉得十分的疲惫。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他的消息,告诉我他回家了。我揉了揉眼睛,回了句好的。过了几分钟他又发来了一条信息,成功把我的瞌睡虫都赶跑了。

他问我愿意做他的b吗,我愣了一下。如果一个月前我还能用了解时间太短我不熟悉去拒绝他,现在似乎已经很久了,甚至见过了面。

我还在思考的时候,他又发来了消息,告诉我他说过愿意理解我的感受,也想的到我的迟疑和纠结。

不否认,我有点心动了。一个人的世界真的很冷,难得有一个人想去接近自己,我到底应不应该相信,应不应该交出自己的心?我一遍遍问着自己。可能是因为怕了自己一个人的世界。我选择往前走了一步,我问他。如果发现未来的我太过极端,悲观,没有你想象中的好,你会放弃我吗。

抱着手机的我心里充满了忐忑,害怕得到我不想得到的答案。又觉得得到那样的答案也是应该。

过了许久他回了消息,他说他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是他会做到他能做的最好,尽力陪我克服,尽力尝试爱我。

没有过于肯定的话语,却让我相信。不是没有人对我说过类似的话语,只是他们都离开了。那些说一定不会走的人都走了。心里传来一阵抽疼,我收紧了手掌,让指甲陷入了手心。想通过这种方式去分担心里的痛楚。

好一会,我终于冷静了许多。我对他回了一句我们试试可以吗。

他回我:好。


我抱着手机,心情又再一次浮现了些许期望。哪怕喜悦的情绪瞬间涌上了心头,我还是不敢期望的太满,我怕被辜负。

我知道别的z都对自己的b有着一些约束和规定。我对这种可能即将到来的事物有些期许也有些排斥。我完全想象不出被一个人管教的生活会变得如何。

犹豫再三我还是问了他,对我有什么规定吗。我本来以为他会深思熟虑一会再给我一篇长篇大论。

没想到他很快地回复了我,似乎早有准备一般。他对我说他对我的要求不多就三条不许欺骗,不许不顾自己身体以及不许自残。

看到最后一条,我内心咯噔了一声。他..他是怎么知道的。我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却不知道什早已经露出了破绽。

我手指有一点点颤抖,还是下意识的去掩饰,在手机上打出:什么自残啊,不会的,我从不那么做。

打好了最后一个字,手指停留在了发送键上的我犹豫了一会,毕竟这似乎也是欺骗吧,他才说我就这么明知故犯好吗?

脑海里挣扎了一番,我还是点击了发送。似乎有赌的成分,赌他不会发现。就像身边的人那般就算自己做过了那么多次从没人注意到一般。

几秒钟后他回了我:你还真是想挑战一下我的底线不成,才告诉你不许欺骗你就明知故犯?

我拿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他真的发现了?在我胡乱猜测的时候他给了我解答。

今天在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了。这就是你说的从不那么做?

抱着手机的我脸庞瞬间有些发红,没想到谎言被揭穿的那么快。只好老老实实的和他认错。

不一会他就回了消息:我本来想确认之前的事情我与你既往不咎,但你非要触碰一下我的规则。那就为你的行为负责吧。

我拿着手机久久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却不再给我思索的机会。下周六你有空吗,有的话我们就算算账吧。

似乎没了选择的我只好认了事实回答了好,我知道了。

距离那天的到来我显得越来越焦急却不似往日一般的焦虑,反而有了一丝丝的期待?

他告诉我可以让我自己选择一个地点的时候,其实我是纠结的。来家里无疑会让我自己拥有更多的安全感,但是我还没有把他带入我心底最后一片领域的准备。平心而论,我可能还是没有那么相信他吧,只是被他的温柔吸引。

我约了市中心安保系数比较高的旅馆,我想这样会让我最大程度的感到安全感吧。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六,我看着柜子里的衣服,最后还是选了一条碎花裙子。因为乱想而一夜不能好眠的我染上了重重的黑眼圈,显得颇为憔悴。想了想为了礼貌起见,我还是上了点淡妆让脸色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差。

比起预定时间我提早了半小时到了,入目是极其敞亮的屋子,我内心却有一丝不适。上前把窗帘全部拉上,只露出一两缕的阳光就像在家里一样。放弃了中间看起来颇大的大床,我还是走向了一旁的小沙发,把自己蜷缩在沙发里。给自己所谓的安全感。

想着一会会发生什么,内心即使焦躁又是好奇。兴许因为事实就在了眼前,无法逃离反而有了一分释然。困意来袭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身在床上。似乎很久没有在床上睡过了,一秒钟竟然有些不适应。我环顾四周寻找他的身影,不可能是我梦游上的床那必是他已经来了。

他的身影还未寻到先扫到了一旁的时钟,与我和他相约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小时左右。我慌慌张张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门锁响了一下,他从外面进来了,看了眼站在床边的我淡淡的说了句:“醒了?”

我把手放在了裙子边捏了捏裙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嗯,对不起我睡着了。”

“没事,昨晚很晚睡?”

我刚刚想下意识的回答没有,却又想起自己的戴罪之身,还是低了低头小声的说了句:“嗯,想到今天想太多没睡好。”

他看着我的样子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算了,没事。”

随着他的动作我心跳又快乐两分,把头低的更低了不敢给他看见染上绯红的脸庞。

当我以为他还会在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直截了当的告诉了我:“既然睡醒了,那我们算算账吧。”

我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有些发蒙,傻乎乎的回了句:“算账?”

“嗯,算账。”

闻言我的脸又红了一分,想到等下发生的事情有些不自在。毕竟还是第一次那么正式的受罚,不,应该说第一次被人像小孩子一样管教。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自在,也没有为难我。伸手就把我拉到了他的腿上。

“第一次,我不罚你狠得,却也要你长长记性。我的三条规矩一条十下,欺骗这条二十,热身二十。自残是之前的事事情我这次不和你算。明白?”

我咬了咬嘴唇,却也知道自己做错在先,还是红着脸小声的说:“明白了。”

或许看出了我的不自在,也没再逼我大声重复什么的。只是默默地把我的裙子掀了起来。突然我就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穿裙子,这不是正好方便他动手吗。

还没等我懊恼完,清脆的一声“啪”在房间里响起。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倒不是因为疼,只是突然的开始把我吓到了而已。

他看我出声后便没了其他的动作,知道我只是吓到了而已。便没有说话,一心一意的为我身后添着颜色。

速度不快也不慢,仔仔细细的照顾到了每一处,就像完成一项工作一般认真。身后的疼痛慢慢连成一片,却仍在我忍耐范围之类。我咬紧了牙关不好意思叫出声。二十下不多很快他就打完了,从小裤裤的边缘可以看到一层淡淡的粉色。

直到他从我身边拿起凶器,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还带了一根竹制的尺子过来。

当我意识到他想将我最后一层保护褪去的时候,我阻止了他。不安,羞涩,各种情绪冲向脑门,

让我不由得带了一丝哭腔,抓住他衣角的手不由得收紧,压低了声音请求他不要。

他看了我许久,还是选择了对我妥协。我松开了他的衣角轻轻说了句谢谢。感受到他身体愣住了一瞬,我知道。他听到了。

他调整了一下我的位置,又将裙子往上撩起了一些。拿起了竹尺在空中抵在了我的臀上。告诉我他要开始了,会比刚刚更疼。

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应该不会比我自残更疼吧。第一下打在了左边,先是有些闷闷的沉痛,过了一会便有针扎般的疼痛感从身后传来。一瞬间我就明白,我想错了。

他没有立刻落下下一记责打,而是看着我脸色稍稍有了一些舒缓的时候才不急不缓的在另一边落下。我觉得他是真的想让我好好长一长记性。每一下都给我足够的时间去感受。

十下过去了,身后的疼痛再次连成一片,他停下了动作,低下头很认真的看着我告诉我:“记住我的规矩,不许不顾及自己的身体。重复。”

身后的刺痛渐渐变得发麻,我咬了咬下嘴唇,还是抬起了头看着他的眼睛重复到:“不许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他眼睛里染上了一丝笑意,摸了摸我的头。“很好。我们继续。”

我轻轻点了点头。他再次把竹尺放在了我的臀上,只一下就让我觉得比之前的难耐许多,我伸手抓住了身前的床单,还是不肯叫喊出声。

一左一右没有重一分也没有轻一分,一丝不苟的打完了十下后又停了下来,和刚刚一般在我耳边重复着:“不许伤害自己。重复。”

“不许伤害自己。”

我说完他又一次奖励似的摸了摸我的头,虽然身后很疼,但是心里却是暖暖的。

第三遍的时候,疼痛似乎有一点突破了我的忍受值。我咬住了下嘴唇,声音却从唇齿间不自觉的发出。察觉到异样的他地下了头,看到我咬住的嘴唇,带着一丝怒气。狠狠地落下了一下,一下便把我打得痛呼出声。

“不许咬嘴唇,我没有说不允许你出声,刚刚才告诉你不许伤害自己,现在就忘了?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闻言我迅速摇了摇头:“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不想出声惹你烦,觉得叫出声有些丢脸。”

“认下你我是认真的,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嫌弃你不要你,在我面前你不必担心会不会丢脸,我说过我在,陪你面对,陪你走下去。我是认真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的认真有些刺痛了我。也让我不由得想去相信。我看着他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我错了,对不起,不会了。”

闻言他眼里的怒气消去了很多,轻轻的对我说:“那,我也相信你。”

三十下过去,我眼里有了一层薄雾,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对自己动手哪怕流血也不觉得疼痛难耐,别人几下却轻易地逼出了自己的眼泪。

最后十下,他不再一左一右的轮番进行,而是一次两块肉都同时兼顾,真的一下便能引起我低哼一声。许是因为身后的疼痛让我有了一些麻木,我感受不出他的竹尺一下比一下更轻。最后一下宛如轻轻放上去一般。

“不许欺骗,重复。”

带着哭腔的我略带咯噔的说着:“不许欺骗,我错了,真的不敢了。”

他丢下了竹尺,小心的避开了我的伤处,把我抱在了怀里,揉了揉我的头发告诉我:“我原谅你了。你做的很好,很棒。”

没有被他打哭却因为这两句话我在他怀里哭的不能自己,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疼爱,像个孩子一样做错了事情一顿打就能被宽恕的感受,陌生却让我格外向往和喜欢。


阅读 32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