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  (四)

不做人的小贝贝

“手 机好玩吗?

距离.上次挨打,丛橙子已经一个月没在学习,上出问题了,偶尔他抽查,丛诚也能很快回答,这样的状态出乎林煜的意料,他是觉得丛诚对于学习会上心,但是这努力的程度,着实也是令人吃惊。林老师这边还想着是不是上次打得太狠,说得太严重了,导致丛诚心里有阴影了,所以才如此这般的努力,他正要好好的和丛诚聊天谈心,就发现自己真的是真的多虑,丛诚这努力还真就维持了一个月,补考刚过,她就把圈群又加回来,时不时的聊一-聊。本来林煜没怎么当回事,毕竟最紧张的事情过了,而且最近状态也不错,为了避免哪天小孩过劳死,把群加回来偶尔聊几句也能放松一下,只是这几天,丛诚登qq的次数和时长越来越多,起初他只是觉得小孩可能又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次两次的,林煜都只是提醒一下小姑娘,“你这个qq里,是什么神仙和你聊天?就这么重要,一刻不停的聊?我要再看见你不分时间场合的聊qq,丛诚奥,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该说不说,林老师的话,对丛诚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最起码,课上,林老师能看见的场面上,她不再聊了,林煜一说休息一下,丛诚依旧是拿着手机不停的聊聊聊,林煜看在眼里,心里早已是怒火重重,恨不得提着藤条把丛诚按 在教室就揍一顿, 不过好歹为人师表,林老师心里默念一百遍,自己选的,自己教的,我不气,我不气....这才压下火气,等到放学。

林煜以为,他能忍到到家再收拾丛诚,万万没想到,这小丫头大胆到,-边过马路,- -边看手机,连红绿灯都不管,红灯亮着就过马路,还低头看手机,急得林煜话都来不及说,就-把把丛诚拽回来,-脸懵逼的丛诚看看前面呼啸而过的汽车,又看看怒气冲冲的林煜,这才后怕起来,心跳快得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呆愣的看着林煜,本来就气的不行的林煜,再加上这件事,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再加上丛诚的表情,林煜觉得自己血压都蹭蹭的往,上涨。不等丛诚反应,林煜拽着她的胳膊,就往回走,好歹也是亲贝亲学生,虽然此刻真恨不得抽她,还是得维护一下她的脸面和他的“医者仁心,为人师表”。

一进家门,林煜连鞋都没换,也没按流程让丛诚去拿工具,而是拔了电视线,拧成一股,就这么拿着,坐到沙发上。丛诚当然也不敢慢了,快速的换鞋,自知有错,便直接跪在茶几旁边,等着林煜准备。两人一坐一跪,一个怒目圆睁,一个心有余悸,后悔不已,良久,林煜才开口说了话,“手机好玩吗?”听到林煜问,丛诚低着头摇头,看丛诚这幅样子,林煜心火更盛,抬手钳着丛诚的下巴,迫使对方和自己对视,又问了一遍,“手机.好玩吗?

或许是被林煜掐痛了,或许是被林煜的气场吓到了,也或许是心有悔意,知道错了,丛诚的眼泪从和林煜对视开始,就一-直流,也不说话,只是哭。这样的反应落在正在生气,理智减半的林煜眼里,就像是利用哭来企图减轻或者逃避惩罚一般,没听到回答,林煜松了手,拿起身边的电线,侧着抽在丛诚的胳膊上,突然的疼痛让丛诚措手不及,来不及喊一声,手就已经先一步按在痛处上下揉着,眼泪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滚落。看丛诚这个反应,林煜没也没说话,就一下一下抽,抽到哪里,丛诚就捂住哪里,然后换个地方继续抽,直抽到丛诚左右两个胳膊上,红痕遍布无处下手,直抽到丛诚连连认错。不知道丛诚说了多少个“不好玩"和我错了”,林煜才放过她两个可怜的胳膊,收起那根令人胆寒的电线,继续问话“不好玩吗?我觉得挺好玩啊,玩到废寝忘食?玩到命都可以不要!

机里住了什么神仙这么勾你的魂,一天天没完没了的聊天发消息!”刚刚的打,让丛诚不敢不回话,于是抬头低声回答“没有神仙,就是,朋友”丛诚直勾勾的盯着林煜,生怕对方感觉到自己底气不.足,生怕对方看出来,她没有讲实话。被丛诚这样盯着,林煜心里也有数了,或许丛诚自己不知道,正因为她底气不足,没讲实话,所以盯着林煜和林煜对视的行为更加反常,林煜心里确定,这孩子八成是闯了什么祸,不敢说,撒谎了,于是林煜也反过来盯着丛诚,盯着她的眼睛,说:“你知道主动是怎么收拾撒谎的小贝的吗?”看到丛诚愣住,林煜表示,意料之中,“电视柜的抽屉里,有根绳子,拿来”

林煜的话说完,丛诚脑子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心脏仿佛漏了半拍,她看着林老师的时候,总是觉得他把她整个人都看穿了,那么轻易就看出,她在撒谎,她 在他面前仿佛变得透明。她- -直没有起身去拿绳子,也没有说话,更不敢去看林煜,原本交叠在一起,互相揉着胳膊的手也垂在身侧,感受着两侧传来的阵阵刺痛,紧张的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林煜看着丛诚的反应,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再次下达指令,就这样和丛诚僵持着。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丛诚感觉到膝下传来的疼痛,忍不住又不敢动一动,她低着头,眼睛看不到林煜的表情,只能看见他交叠在一起的双腿,时不时换个坐姿,都能弓|起她的一阵紧张。膝下的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丛诚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来的勇气和林老师这样僵在这里,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了拳,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抬起头,直视着林煜。此时的林煜也差不多耐心要耗尽了,丛诚再不抬头再没有动作,他就要忍不住去拎她了,看见丛诚抬了头,林煜的耐心仿佛又回来了,依旧没说话,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就这样和丛诚对视,直到对方终于下了决心,艰难起身,去拿了绳子来递给他。林煜接过绳子,起身用刚刚的电线指了指 身前命令道,“

丛诚也不敢耽搁了,便又跪下去,熟悉的痛感再次传来,刺激着丛诚原本已经干了的眼睛再次湿润,忍着疼痛刚刚gui好,林煜的声音就从头上传来,“我给你一次机会,给你一个把事实交代清楚的机会,如果你想了这么久,还是没什么好对我说的,还是选择隐瞒或者欺骗,我觉得你今天很难能睡觉了,你要清楚,不管事实如何,我总会知道,只不过区别在于,你告诉我,和我自己查,我不相信你整天对着手机聊聊聊是跟什么破朋友,丛诚,你自己选择,十秒,我没耐心再跟你耗了。”

“十”“老师我真的就是跟朋....

“九”“老师我以后肯定不会再在过马路的时候看手机.....“八”“呜鸣.....老师我,我知道错了”

“七,六,五”“老师....我没有说谎,就是朋.....“四”“求求了老师,我真的就是和朋友,我以后不会了”“三”林煜数到三,丛诚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林煜看她根本没有说实话的打算,后两个数也没数,也不多废话,直接起身拿过刚才丛诚递来的绳子,拽过丛诚的手绑在一起,不管丛诚的哭喊求饶,几乎是拖着的,把丛诚从地上,拽到楼梯扶手旁边,绑在上面,又把丛诚两条腿也绑在一起,绑完以后,林煜第三次问丛诚“你今天是打定注意不说实话了,是吧”丛诚被林煜连拖带拽还被绑,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但是还是说就只是朋.友,林煜一看这个样子,便也不再多言,直接拽下丛诚的裤子,兜着风狠抽了一下,只这一下,就疼的丛诚倒吸凉气,连求饶都话都说不出,疼得想要跺脚,脚被帮着,想用手摸,手被绑着,想逃跑,人也被绑住了,此时的丛诚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和害怕,林煜自然知道她的感受,没给她过多反应的时间,拧成一股的电线便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咬在丛诚的pg上,丛诚无可躲避,求饶的话说了无数遍,也没有用

林煜只会用更大的力气抽她,一轮又一轮,房间里回响的除了丛诚的哀嚎和求饶,就是电线挥起来的风声,下又一下,准确的落在丛诚的臀肉上,pg打得无处下手,就打臀腿臀腿打完了,就打大腿,总之丛诚身后除了后背,几乎都是电线抽出来的紫红色的愣子,身后实在无处下手,林煜才停手,去到楼上卧房里换了把戒尺下来,重新抵在丛诚的pg上,冰凉的戒尺和滚烫的面一接触,丛诚就忍不住chandou, 戒尺抵住,林煜也没着急打,相对平和的说道,“你不肯对我说事实,是羞于说出口,还是觉得这件事我没办法帮你?不管是哪种,只要你还是不肯说,事情就会一直存在,这么长时间了,如果你能解决,也不会到过马路都要看手机的地步,如果我们之间的关系,让你觉得我还没有资格来帮你解决问题,可以,那我们就联系一下你家长,他们总有资格得到一个真相吧!”林煜话没说完,丛诚就打断了他,“不可以,不能告诉父母!”丛诚这个反应,林煜更加确定,这件事不简单,就在两个人心里都想着事情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局面。

听到手机qq铃声响起的时候,两个各怀心事的人,都齐齐盯向丛诚的手机,只不过一个慌乱,一个好奇。林煜没犹豫也没问丛诚是谁,便径直走到沙发处取手机,这边丛诚一看见林煜要接电话,立刻着急起来,喊着林煜不要接,要不是此时被绑着,丛诚可能就冲出去抢手机了,“想好没有?给钱或者是我,上你,总也得选一个吧,图片你看过,不想让你内些同学都知道,赶紧点奥,一周时间,要不然见到钱,要不然见到你,不然你废了,.....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男子的威胁和咒骂,恶狠狠的威胁,不堪入耳的脏话,让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对方骂了很久,至少在丛诚看来,很久,她从来没觉得时间如此漫长,内些话就这样在两个人之间炸开,丛诚的脑子变得空白,身后本来叫嚣着的疼痛,也似乎消停了,她甚至感觉呼吸都快停止了,“钱和人,你都见不到,威胁?劳资最不怕的就是威胁”林煜的回话打断了对面男子的咒骂,也把脑子空白的丛诚重新拉回现实,“你是谁?

“我是谁?劳资是你祖宗!"没等林煜多说一句话,对方就先把电话挂断了,-瞬间房间里重新静了下来。放下手机,林煜重新走到丛诚身边,看着林煜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过来,丛诚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件她无法启齿的事情,被如此扒开了摊在林煜的面前,他会不会失望,会不会嘲笑她,会不会不要她,丛诚在脑子想了一万种可能,但是她没想到,林煜走过来,解了绑着她的绳子,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她,于是丛诚小朋友今日第三次大脑空白,“遇到问题告诉我,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可以讲讲事实了吧,还觉得可以一直瞒 着?”说话的时候,林煜直用手抚摸着丛诚的头,安抚.她,被拉进怀里,听到他说的话几乎是瞬间,丛诚的眼泪有瞬间决堤,反抱住林煜,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她收了声,林煜才拉着她坐到沙发上,等着丛诚,把事实给他讲明白。丛诚没说话,在她心里,这件事让她不愿想起又不得不面对,总提醒着她曾经对待圈子的时候,有这么傻这么不堪的过去,本以为被林煜知道会让她无地自容,而如今她羞于提起的事,被自己最重要的主动摊开了谈,听到他骂自己的话,反而,有那么一种安心的感觉。

“起来吧,本来没多大的事,拖着不说,你早说至于挨毒打吗,你是受害者,就算是有错,我最多教育你提醒你要学学识人,你不说实话还拖到现在被人威胁,撒谎,不懂得自我保护,还不及时告诉我,这么多加一起,你明天继续挨。”本来听到让她起来,丛诚以为她这顿打就算结束了,结果林煜告诉她明天还要继续挨,瞬间悲从中来,一时间被发现谎言的委屈,被威胁的恐惧都爆发出来,一声不吭的流着泪,眼巴巴的瞅着林煜。林煜也着实佩服这孩子掉金豆豆的能力,哭了一下午了,还有眼 泪,难不成,这眼泪都是这孩子脑子里进的水?

现在流的泪,都是当时脑子里进的水!

直到她收了声,林煜才拉着她坐到沙发上,等着丛诚,把事实给他讲明白。“我坐着,你跪着”刚还抱着安慰的林煜,坐到沙发上就又变成你跪着我坐着了,此时的丛诚除了乖乖照做,也没办法,只好重新拿回跪垫,跪上去,膝盖_上的疼痛被唤醒,丛诚疼得跪不直,林煜也不忍心了,于是把跪改成跪坐,给了丛诚一个更软的垫子坐下,丛诚小朋友此刻都不知道是该骂她主动狠心,还是夸他暖心了。“来吧,说吧,怎么回事”这次丛诚也不.敢也没办法瞒了,只好把实情说出“这个人,是,我入圈第一个实践的人,内会我也不懂,什么是大圈,什么是小圈,怎么约实践,都不懂,就觉得喜欢,就直接约.了,结果我到了以后,他先让我脱了衣服,当时也是很怀疑,别人实践也全脱吗?但是也没多想,就觉得是实践,同好,没什么的,结果实践的时候,被拍了照片,当时不知道,实践完也没联系过,直到前几天,他发了一张照片过来,说我要不想这张照片流出去,要不就拿钱来买,要不,就用人换。”

听到这的林煜,不可察的握紧了拳头,又松开,“然后这几天,就一-直逼着你是吗,所以天天茶不思饭不想,也不要命,就因为这么个人渣?'“还哭,好意思不,就这我没直接给你打烂,那都是我温柔,还好意思哭....林老师一边说,一边把丛诚从地上捞起来,圈在怀里,不太温柔的抹掉眼泪。“现在去写个检讨,要深刻的,写的认真的话,考虑考虑不打你。”丛诚一听,这是要放过自己了?登时眼泪也不流了,立马 点头如捣蒜,生怕这位老师反悔。“楼. 上回去坐着写,反省"林煜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点着丛诚的头,“好好,这就去这就去”回完话,丛诚就赶紧拿着纸笔去写,逃似的离开客厅。等到丛诚回到卧室,林煜又重新拿起丛诚的手机,不出意料的,再给那人发信息,那人早就把丛诚删除了,林煜心里暗自骂了对方不知道多少遍,恨恨的放下手机,再气也得做饭啊,自己选的贝,气死也得往下走。这边林煜含着气做饭做的叮叮咣咣,丛诚在楼上也是听的胆战心惊,坐的也是苦不堪言,刚刚挨过打的屁股和大腿和实木凳子的接触简直比再打她一顿还难受, 再说这检讨,丛诚吐槽道,“这么大人了, 还写检讨?

“这么大人了,还因为这些事被扒了裤子捆着揍,啧啧”丛诚一抬头,正对上刚刚端饭.上来的林煜,正紧紧盯着她。丛诚表示,这也太寸了吧,欲哭奈何眼泪下午哭没了,“这么大人了,还这么没脑子,就得写检讨!”求生欲极强的丛诚立马认真的瞅着林煜,保证好好写检讨。林煜见她这样,心里想着刚才的事,也没心思计较几句吐槽,只瞪了她一眼,招呼她过去吃饭,也没再说什么。见林煜放过自己,也见他余怒未消,丛诚生怕再次惹得电线_上身,只好夹起尾巴,乖乖挪过去吃饭。这次林煜没给丛诚准备垫子,-顿饭下来,丛诚疼得冷汗直流,简单的一餐饭,两个人吃了半个多小时,看着丛诚把最后一口饭咽下去,林煜才开口说话“来,站这,谈谈”林煜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对丛诚说过话,丛诚心里大概也清楚,这件事少不了要教育,心里打着鼓,乖乖站起来挪到林煜身前,低头,双手背后站好。

“抬头,看我”林煜平时话多,话不多的时候,就表明此刻他非常严肃,事情非常严峻,丛诚也不敢不听,抬头瞅着林煜,知道会面对谈及的问题,丛诚越看着林煜越慌,脸也越来越红。这样对视了一分钟,林老师才张开他那金口,“刚才内个纠缠了一个多月的人把你删了”丛诚听到这句话,心里又是一阵难受,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看到你被家里人发现了,多-分钟都没有,立马把你删了,但凡他有点筹码,都不会这么麻利的删你,你还觉得他会有你实践的照片?”丛诚又重新把头低下去,林煜也没强迫她抬头,继续说“当时他发的照片,你怎么确定是你的照片,露脸了?”听到林煜的问题,丛诚赶紧抬头,慌忙摇头“没有,就是他发了一张闪照,我看身材和我很.....想清楚了没?人家可能一张照片骗了不知道多少个傻姑娘,他有那个胆子和你发生关系,当时就会发生,为什么拿着照片来骗你?

“因为.....因为....林煜一巴掌扇在丛诚的头上,丛诚捂着脑袋委屈巴巴的瞅着林煜,林煜才点着丛诚的脑袋,--顿道:“因为,他想让你,说出你自愿和他发生关系这样的话,届时即便被家里人发现,你也是自愿的,构不成强迫!”丛诚眨巴眨没给丛诚准备垫子,-顿饭下来,丛诚疼得冷汗直流,简单的一餐饭,两个人吃了半个多小时,看着丛诚把最后一口饭咽下去,林煜才开口说话“来,站这,谈谈”林煜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对丛诚说过话,丛诚心里大概也清楚,这件事少不了要教育,心里打着鼓,乖乖站起来挪到林煜身前,低头,双手背后站好。“抬头,看我”林煜平时话多,话不多的时候,就表明此刻他非常严肃,事情非常严峻,丛诚也不敢不听,抬头瞅着林煜,知道会面对谈及的问题,丛诚越看着林煜越慌,脸也越来越红。这样对视了一分钟,林老师才张开他那金口,“刚才内个纠缠了一个多月的人把你删了”丛诚听到这句话,心里又是一阵难受,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看到你被家里人发现了,多分钟都没有,立马把你删了,但凡他有点筹码,都不会这么麻利的删你,你还觉得他会有你实践的照片?


阅读 45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