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眼如初(八)

石锅鱼


“那,今天呢?”我问蒋老师。

“好好准备明天的比赛,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学生,认真努力,以后肯定有出息,回去把稿子再好好看看,明天加油。”

我拿了东西,回了房间。

回去之后,我的感觉,就好像恋爱第一天的感觉一样,心中充满了对于未来的一切美好的幻想,想到可以和蒋老师一起朝夕相处,一起吃饭学习,表现的好可以在老师面前显摆一番,表现的不好挨一顿板子,站着反省一阵,长了记性。似乎和蒋老师在一起,成长和进步变得如此简单。细细说来,难道我们渴望的不就是一种这样的生活吗,至少我是,表现的好有奖励,犯了错误有板子,不用有什么心里负担和压力,屁股的伤痛就是一切的清算和释放,像一个孩子,我喜欢生活中这种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方式,喜欢,我就去做,不喜欢,我就不做;错了就要挨打,错的多就多打,错的少,就少打,多少时候烦恼和痛苦地产生就是来自那些灰色地带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纠葛,而圈子里的这种简单的思维方式,似乎显得格外的干净和简洁。

第二天的比赛,即使蒋老师在下面,我还是很紧张,在台上,我磕巴了好几次,与前一天晚上在老师房间里的表现简直没法比,上大学前,我从来没有什么上台说话的经历,所以拿着麦克风,走上台去的那种紧张感,是我从未有过,也难以克服的。最终,我没能进入决赛,只拿了优秀奖。

下台的那一瞬间,我知道,我对不起自己和蒋老师的那些付出,虽然我知道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但是,没能把排练的时候的水平展现出来,也是我心中一个难以弥补的遗憾,和蒋老师往回走的路上,我一言不发,心中的情绪,有遗憾,有自责,奇怪的是,即使在那一刻,我也不想一个人去面对这些难过,我还是想和蒋老师一起,哪怕她不肯原谅我。

“我可以去你哪里坐一会儿吗?”

“你想好了?”

“嗯,想好了”我答道。

我走进蒋老师的房间,站在蒋老师的椅子旁。蒋老师坐下来,捏了捏我的胳膊,指了指那边的椅子,让我搬过来坐下。坐下来后,蒋老师开口了:“总结一下原因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问题出在哪里了。”

我不敢搪塞,于是就把我能想到的原因都说了出来:“我以前没参加过这样的比赛,这是我第一次,我有点紧张,在台上有几个瞬间,脑子有点短路,还有几次,嘴也跟不上,如果正常发挥应该可以进决赛的,但是连自己的真实水平也没有发挥出来,我也很难过。我不是故意找借口,我觉得多参加几次可能就好了,然后如果之前练的足够熟练的话,也不至于会犯这种错误,还是不够熟练,对不起老师,辜负了您的期望。”

读起来这段话,可能觉得像是一片检讨书的风格,但当时的我,看着蒋老师铁青的脸,我真的说的如此严肃,那时候除了自责和遗憾,其实站在蒋老师面前的紧张程度不亚于站在台上,我说完,站在那里,等着蒋老师说话。

“我觉得第一次参加比赛不是理由,学外语的人以后会经常需要在很多人面前讲话,如果这种抗压能力都不具备的话,还怎么胜任以后的工作。当然,这种能力也是需要锻炼的,但是这不代表允许你犯错,刚才是你主动提出要来我这里的,我本可以安慰安慰你,以后继续努力,然后让你回屋,但是你选择了过来,那你就要承担这次失误的后果,明白吗?”

“我明白,老师。”

“犯了错误,挨罚,在我这里是没有权利讲条件的,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否则等着你的只有加罚,清楚了吗?”

“清楚了。”

“去墙角站着,站直了”

我不敢迟疑半分,径直走向了墙角。

蒋老师把椅子搬到床边,又去拉上了窗帘。那时候,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听见我自己的心跳,我害怕极了,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害怕,我的腿,开始发抖。

“过来,跪在椅子上。”

因为参加比赛,我穿了一身正装,进屋的时候脱去了西装外套和领带,穿着衬衫西裤的我,跪在椅子上,不敢多动一下。

“腰带拆下来递给我!”

我心头一震,也还是照做了。

“屁股往后,不许躲,不许用手挡,疼就想一想,今天为什么发挥失常。听见了吗?”

“听见了,老师”我立刻回答。

啪的一声,皮带结结实实的抽在了我的屁股上,第一下我感觉又麻又涨,紧接着,第二下,第三下,钻心的痛感一阵一阵的袭来。我记着老师刚才说的,咬着牙忍着痛,一动不动的等着接下来的抽打。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真的是这样,越往后,皮带来的越狠,打在屁股上,越难以忍受,我开始不自主的发出声音。

“疼了啊?”蒋老师问。

“我知道错了老师,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我一定好好……”话还没说完,皮带毫不停歇的落在了我的屁股上,我疼的下意识往前一缩。

“不许躲,听不懂吗?”“下次上台还能不能记住词了?脑子记不住的东西就用屁股记!”

“我记住了,老师。”我连忙答到。

“站起来,把裤子脱了!”我立刻站起来,把手伸进裤子里,趁机揉了几下,然后慢慢的把裤子脱了下来。”

“跪上去!”

我跪回椅子上,双手死死的抓住椅子靠背的横梁,啪,啪……,皮带应声落下,抽在我的屁股上,即使隔着内裤,疼痛也难忍的很,我的身体开始不住的扭动。

“大男生这几下就忍不了了?在台上的时候没想到挨打的时候屁股疼吗?”

“老师,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一定准备的很熟练,不会再犯今天的错误了,老师别打了。”我的态度带着央求。

“去,爬到床上,把内裤拽下去,屁股露出来。”

蒋老师罚我那时候的语气我永远也忘不了,声音不大,但极具威慑力,我丝毫不敢违抗的爬到床上,拉下内裤。

“最后二十下,自己数着,躲一下加五下,听见了吗?”

“听见了。”

“1,谢谢老师。 2, 谢谢老师……”

蒋老师并没让我说谢谢老师,但我实在疼到难忍,希望能让老师稍微轻一点。后面的数,我是咬着被子数完的,我的腿使劲往后蹬着,为了不让自己身体扭动,最后的几下,屁股上火辣的感觉每一下都是煎熬,蒋老师举起皮带瞬间的绝望,我一直都记得,皮带也一直是我最害怕的工具之一。

“20,谢谢老师。”

数完20,浑身放松了下去,趴在床上,却没想到又一皮带抽在了我的屁股上,我一下叫了出来,身体,也紧跟着弹了起来。

“21,谢谢老师。”

“去墙角站着,举着,皮带。”

我露着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到墙角,端着皮带,低着头,站在那里,屁股红的发烫,火辣辣的传来持续的痛感,却不敢用手触碰一下。

蒋老师慢慢走过来,态度温柔了许多。

“愿意让老师给你揉揉屁股吗?”

我点点头,站着一动不动。

“觉得老师打的狠吗?”

“狠,但是我犯错该打”我说。

“一挨揍就听话了呗,过来趴一会儿吧”蒋老师拿过我手里的皮带,拽着我的胳膊,让我趴到床上。

“老师,我的屁股什么样了”

“去卫生间看看吧”

我都到卫生间,看到深红色的屁股上透着深深的暗紫色,我走回来,趴在床上,一言不发。


阅读 34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