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眼如初(九)

石锅鱼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挨打,那天的一切和我幻想了十几年的场景如出一辙,痛的那么真切,但压力,却释放的那么彻底。紫着屁股趴在床上的时候,虽然屁股上传来的痛感没有丝毫消减,但心里的自责和难过已经完全消除,剩下的,只有对未来暗自下定的决心。

对于蒋老师,在我的想象力,她就一直是一个超级严厉的存在,但只有经过了才知道,这顿打,比我想象中的更难熬,但这还仅仅是第一次,但我愿意继续咬牙忍过接下来的每一顿,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蒋老师有太多别有用心的温暖的瞬间。和蒋老师的实践中,我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这次之后,也一直是这样,起初,我还担心这是我第一次挨打,虽然说挨打就是要脱掉裤子,但是因为男女有别,所以总是心有余悸,蒋老师似乎早早的想到了这一点,让我趴到床上之后吧内裤往下拽,仅仅露出屁股。虽然我不是个细腻的人,但这些小小的细节总是能在不知不觉中感染到每个人。当我在墙边罚站的时候,蒋老师轻轻走过来,问我可不可以给我揉一揉,好像在问我不介意她用手碰我红肿的屁股,我想不到比这还完美的女主是什么样子的,我也想不出比这更和谐的第一次实践是什么样子的。

我趴在那的时候,蒋老师一边用浸了冷水的毛巾,轻轻的揉着,一边跟我讲了很多她学习意大利语的故事,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得入迷,好像听妈妈的故事入睡的孩子一样,渐渐的,屁股上的疼变得不再那么难忍。

“老师,你真好。”不知怎么,我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蒋老师笑了笑,“有心情吃东西吗?”

我点点头。

老师拿下了我屁股上的毛巾,帮我提上了内裤。“今晚可能要趴着睡喽。”老师说。

“没关系老师。”说着我翻过身来,坐在床上,突然,屁股又疼了起来。

“傻小子,我刚才说什么来的。”

我急忙用手撑起身体,侧卧在床上。

“老师,我会做饭,哪次我去你家做饭给你吃呀!”我说。

“你还会做饭呢,看不出来啊!”

我笑了笑,“试试看就知道了呗”

“不过如果你真的有机会来我家,估计逃不过我的一顿皮带了。”

饭到了之后,我端着碗,站在老师身边,老师坐在桌子旁,我们一边吃,一边又聊了很多学校里的事情,吃完之后,我主动说老师早点休息,回屋写日记去了。

回去之后,趴在床上,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我从小到大写的最长的一篇日记,本以为写这一段故事的时候我需要翻看日记,才能想起那天的细节,但最终当我开始敲击键盘的一刹那开始,一切回忆都如潮水般用来,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写到一半,蒋老师发来消息:“明天早点起来,咱坐飞机回去吧,不然高铁要坐太久,把你的订票信息发给我,我给你一起订了,别以为我要请客,机票可以申请报销而已。”

我知道蒋老师是怕我的屁股做不了很长时间的高铁,特意想坐的飞机。说实话,就连我都没想到这件事情。

“好的,谢谢老师”我回道。

“明早五点半出门,今晚把东西收拾好,早点睡。”“屁股怎么样了”

“坐凳子还有点疼,其他还好。没关系老师。”“老师晚安!”

我写完日记起来收拾东西,弯腰蹲下的时候,屁股还是很疼,但是每一次疼起来,我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甚至要可以坐在凳子上,试图感受这无比真实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和老师一起坐飞机回学校。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老师问了我一句,怎么样了。我说,没事了。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们一起拖着行李箱,走出了酒店。

回去的路上,蒋老师又变成了那个严肃认真的蒋老师,和来时一样,我们彼此心中的小秘密,就放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下一次的到来,上一次伤还没好,我就开始盘算着下一次,会是在哪里,什么时候,又将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回到学校之后,蒋老师和我的联系并不算多,每天照常的上课,每周一的课上蒋老师还是照常的提问我,每天的晚自习还是能看到辛苦的蒋老师在给另一个班的同学加课,很晚才回家。

转过一周来的周一,下课后蒋老师叫住我。

“这一周学习怎么样呀?”

我心里琢磨着蒋老师叫住我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嘴上只是简单的附和:“挺好的呀!”

“我怎么看你心不在焉的,今天提问的你这周的生词都答不出来。”

其实,我从不刻意背单词的,蒋老师要是不说,我都没意识到这是这节课的生词,我从来都是在课文中记单词,很少对着词汇表死记硬背,之后有老师说我这种方法是很科学的,我也很是差异,毕竟我只是而已。

“我,一下子没想起来。”我回答道。

又过了几天,到了这周的周五,手机上收到了蒋老师的消息:“今天有事儿吗?”

“没有啊,怎么了老师。”

“晚上五点来我这考单词。”

我心里一惊“办公室吗?”我问道。

紧接着蒋老师给我发了个地址,是教师公寓,但是教师公寓的房子也是对外租的,所以更像是一个小区,有学生,也有社会上的人在这里租房子住,我没想到蒋老师竟然会主动找我,会让我到她家里去,我不知道老师和学生这样是不是符合规定,但转念一想,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也自然没有什么规定一说。

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时间已经三点半了,我当然是要选择开始背单词 的,不然老师的皮带我还是很怕的。一个小时之后,我背完单词,以防万一,我还复习了前几节课的词汇保证万无一失。然后我背上包,往蒋老师的家走去。一路上我发现去教师公寓的学生好像比老师都多,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只是很多学生都在教师公寓租了房子而已,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可尴尬的。

到了屋子门口,我没有敲门,而是给蒋老师打了个电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总之,我听到了脚步声,蒋老师打开了房门。

蒋老师穿了一身家居服,但还没来得及卸妆,给了我一双拖鞋,我穿上之后,慢慢往里走。蒋老师家里的布局很有趣,客厅简约的很,说是简约,其实就算什么装饰也没有,白墙,餐桌,厨房,卫生间,几乎没有什么色彩,但我是却十分精致,电脑桌,书架,小台灯,书桌上摆着各种好像淘宝上畅销的可爱摆件,书架上也摆的满满一层,地上铺着白色的毛茸茸的地毯,背后的墙上还有ins风的画布,和一条一条的小灯。我不敢走进去,就在门口往里望。

“什么都没有,看啥呢?”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就看看蒋老师,笑了笑,躲开了她的目光。

过了一会儿,“老师,你吃饭了吗。”

“没呢,还不饿,你呢?”

“我也没有。”我回答道。

“遗憾啊,家里什么都没有,不然我可要试试你,看看你是不是真会做。”

“我敢骗老师吗?”

“我看你也不敢。”“休息一会儿,准备考单词了”

我心里盘算着,老师会不会因为想打我故意出的很难,也许来之前,不,是答应她来的时候就注定要肿着屁股出去,想到这里不由得下意识地摸了摸前不久刚痊愈的屁股,只是苦了它又要挨打了。


阅读 23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