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四)

娃娃

看着我崩溃出声,一瞬间他显得不知所措。但是还是很快地用手扶上了我的背,像哄小孩一样低声对我说着:“不哭了,乖。”

我哽咽了许久,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在他身上软了下来。之前都没有机会好好感受,此时才发现他的胸膛无比宽阔,带着淡淡的阳光的味道。让我有些着迷。

迷迷糊糊的我在他怀里睡着了,睡着之前还断断续续的告诉他不要上药。我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不过当我第二天从床上起来时,身上的衣服和昨日一般只是裙子被轻轻放下来看,他似乎是顺从了我的选择。

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四周扫量着房间,他似乎已经回去了。我又抬起眼扫向时间,已经早上八点了。等等,八点了?那不是超了我预定的时间了吗!我慌慌张张的想从床上起来,却无意牵扯了伤口,那细细的疼痛感让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被他打真的比自残还难忍受啊,我无奈的得出了这个结论。

起了身才发现桌上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药我买了没上在柜子里,房间的钱我多付了一天,回到家疼得厉害还是自己上些药吧。好好休息。

我拉开了柜子,里面果然放了适宜的药物,我拿在手上心里有些甜丝丝的。我低下了头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面包,果然上面也附加了一张纸,纸上写着:醒来了就把东西吃了吧,我想你也不会想去店里吃。

我小心翼翼的把两张纸拿了下来,叠好了放进了随身带来的小包里。

处理好一切,我难得的又选择来到了床上。细细的闻,似乎还能闻到他身上特有的阳光的气息。让我莫名的多了一些安心,破天荒的我又在这里睡了一个回笼觉。心里暖暖的,似乎晒过了太阳一般。

世界因为他的存在多了些许不同的色彩,突然,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因为学习的事情使得我心情无比的焦躁,内心默默冒出一些克制不住的冲动。又念着他的要求而迟迟不敢行动。

我想要诉说,却不愿也不敢。从自身来说,说出来好像承认了自己无能一般,我那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告诉别人,别人不一定能理解这种烦躁。得不到想要的宽慰何必拿心去尝试。告诉他,哪怕他说愿意尝试愿意倾听。。可是一直和他说是不是也不太好?太多的负能量已经把我压垮了,会不会再把他压垮?我不敢赌,便不敢说。

就算真的不对自己下手,起码饭是真的吃不下了。从一日两餐,到一日一餐,到最后两日一餐。拿着水和不知道多久之前囤下的面包维持着生命。

他不是没问过我是否吃饭了,只是不欺骗也被我打哇哇一般的含糊了过去。他似乎有些怀疑,却左右选择了相信我而不再多问。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两个星期,身体果然还是被自己熬垮了。身体不是没有给自己做过提醒,它已经隐隐疼了几次。却被我刻意的去忽视了。

这次却没办法去忽视了,上吐下泻反复多次后,本就虚弱的身体显得更加虚弱。一阵阵疼痛从胃部传来,哪怕我将自己蜷缩成了一个球形也没办法得到任何缓解。不是不想吃药,而是相关的药物早就被我吃完了没心情去补寄。头脑晕沉沉的发疼想来可能还发起了烧。应该怎么办呢,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许是因为今日我表现的颇好,家里人早在一周前就放心的把我丢下去办别的事了,一时半会估计也回不来吧。

看着手机,沉默了一会,我还是点开了他的对话框。忍着疼痛问他:在吗?

他近乎秒回般的回到:在,怎么了。

突然疼痛袭来,打字的手都有些颤抖:我可能得了急性肠胃炎,但我现在真的没力气去医院了,你能帮帮我吗?

把地址给我,我现在去找你。

我点开了位置共享后,硬撑着将家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又把钥匙和包挎在了身上,便真的耗尽了所有力气,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努力和疼痛抗争。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不到半小时。我听到头顶上方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抬不起头看我也知道他来了。

没有多说什么,只觉得身体一轻我便被他抱了起来。“抱紧我。”

闻言我伸出手,费力的将手挂在他的脖子上。

贴心的把门带上后,就带着我向门外走去。上了车我才发现,他把他哥们叫来充当了司机。

很快就到了医院,挂水的时候,他被医生叫了出去。便委托他兄弟帮忙看了下我的针水。

我看着另个男孩也费尽心思的替他兄弟照顾我的时候,心里难得的又多了一丝温暖,这个世界偶尔也会为我展现它温暖的一面。我轻轻和他道了谢,他连连和我说着没关系。撑不住的我终于闭上了眼睛昏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兄弟似乎已经回去了,但是看他的脸色,估计医生没有对他说什么好话,黑的简直可以滴墨了。

我张了张嘴,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又不敢说。“生病期间我不和你算账,等病好了我两好好聊聊。”

闻言我脖子一紧,心里咯噔一声,我想我可能完蛋了。

病了三天,我享受了三天帝王级的待遇,也心惊胆战了三天。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做饭,嗯。。。还挺好吃的。虽然清一色都是粥。南瓜粥,皮蛋瘦肉粥,白粥。。。

当医生宣布我可以回家静养不用继续挂水时,我却莫名觉得世界末日到了。他替我和医生道了谢,拉着似乎发愣的我离开了医院。送我回了家。

想想他对我的照顾,这次我也不好意思赶他出门,只是拉他在沙发上坐着,烧了点开水给他倒上。

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啊,家里只有白开水了。”

他没接我的话,只是冷冷地看着我:“这次的事情,你不打算解释解释?”

“我。。我。”

“医生说你饮食不规律,可能吃了过期变质的东西。这就是你告诉我的好好吃饭?”

“这个,我。。我只是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就可以不吃饭?就不可以隐瞒我?如果心情不好为什么不和我说?”

“不是,我就是怕让你担心。怕你讨厌我。”

“你这样我就不担心了?我为什么讨厌你?”

我咬了咬嘴唇,沉默了,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他。

“说话。”

“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

我攥紧了拳头,像孤注一掷般说出了口:“我怕我老是把负能量告诉你,你会厌恶我,会想要离开。”

闻言,他没有出声,却突然站了起来。他是不是要走?我心如乱麻一般。咬紧了嘴唇,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阻拦。我这样的人,好像离开是个很好的选择吧。不是没想过,但是心里为什么那么疼呢?我低下了头,眸色深浅不明。

在我脑海里不停地做着挣扎的时候,他走到了我身前我却丝毫不知。猛地我被他拉进了怀里,紧紧抱在了怀中。低声告诉我:“傻瓜,不要怕。我在,不会走,也不会讨厌你。”

我愣在了他怀里,回过神的一瞬间眼泪却从眼角不受控制的掉落。

他没有说我,只是把怀抱紧了几分,仿佛想给我安全感一般。

心里的防线瞬间就崩了,其实心里在第一次他告诉我他在的时候就开始有了些许的瓦解。第一次惩罚,他带我去医院细心地照顾,到现在这个怀抱还有很多很多的小事早就让我溃不成军只是我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我也值得美好所以怀疑和抗拒。其实自己早该知道,如果不是真心没谁可以毫无回报对另一个***复一日。

好一会,我终于收敛住了自己的情绪。他却猛的收住了自己的温柔,厉声问我:“既然问题解释清楚了,那我们算算账吧。”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脸红了一分,毕竟像教训小孩子一样被教训。

我看着他似乎不像可以随意改变主意的样子,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去你卧室?”

我闻言点了点头。带他去了我的卧室。我的卧室其实布置的挺温馨的,随处都是可爱的娃娃,我总觉得这样会显得不止我一个人一般。但是窗帘是拉的严严实实的就和外面一般只能看到一两缕阳光从缝隙中透进。

“把你的衣架给我。”

闻言我愣了几分钟,心里有一些抗拒。毕竟衣架是铁做的。。我转过头看着他眼里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我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撒娇和请求。

他的眼神染上了一分笑意还是严厉的对我说着:“快点,拿过来。”

我咬了咬下嘴唇,心里却带了一丝丝的委屈,还是把衣架拿了出来,赌气般的给了他就故意不看他。孩子气的动作终于惹得他笑出了声。“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看着他想反驳,心里却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没有全然的打开心扉。最后选择了不说话。

“床和腿选一个。”

看着软软的床和他硬邦邦的腿,我思索了一会还是选择了趴在他的腿上。虽然硬邦邦的却带着温度。

他伸手掀起了我的裙子,为什么每次我都是穿着裙子方便了他?我在心里恨恨地问自己。

看着他拿着衣架高高举起了手,我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啪”的一声脆响在空旷的房间中响起,却不是铁衣架与臀肉接触的声音,而是他那宽大的手掌。

我疑惑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让你不安不放心我也有责任。那罚你也罚我。”

总是这样,他的话总是那么容易触碰到我的心,哪怕挨得不重却会让我牢牢记住。

我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有了汹涌复燃的趋势,不过他的下一句话成功收起了我感动的泪水。

“不过该罚的你一下也别想少,换了巴掌那本来打算打你五十就翻倍一百吧。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如何?我觉得不如和!但是看着他的眼睛我怂了,不敢说。

说完他便一板一眼的往我身后落巴掌,比起上次预热的巴掌重了几分,颇有惩罚的味道。我抓紧了床单默默数着。

巴掌多了疼痛不比尺子好多少,我突然想拿手去后面档。还没伸过去就听他淡淡的说:“伸过来,咱们就打手,还不算在数目里。”

我瘪了瘪嘴还是把手收了回去。

最后三十下的时候,他停下了手,认真的看着我问我:“我想脱了你最后一层保护可以吗。”

我不知道他是在问我内裤还是在问我心底最后一层防线又或是都在问。

我沉默了,我想起了之前一个***子和有他出现后的日子。应该相信吗?比起之前的迷茫和纠结此刻似乎清晰了很多。罢了,我想,再试一次,把心毫无保留的交出去一次试一试。

我微微点了点头,感受到他身体愣住了一瞬,相比他也是高兴地把,我终于愿意把心交给他,他的付出没有白费。

我感到他褪去的手都带了一丝颤抖,还没等我感动多久,一下巴掌立刻就把我从感动中打醒。我从不知道一层布能给我抵挡那么多伤害。

我忍不住的哼出声,他却置之不问,仔仔细细的为我身后的两块肉增添色彩。“最后十下,我会很用力。你做好准备。”

我点了点头,在心里不停地给自己做着暗示。但是第一下落下的时候还是成功将水雾从我眼眶逼出,我没想到会那么疼。

他却不急着继续落巴掌,用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着:“不许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说完又是一下,发红的臀肉上瞬间出现了两个明显的巴掌印:“不许隐瞒我。”

第三下第四下都打在了中间,真的算是双倍的疼痛。“不许一个人扛着不说。”

最后六下没有停顿的连扇让我的眼泪成功流出,真的是太疼了。一下一下的还能忍受,这种连打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折磨,疼痛延迟了几秒在身后炸开的感觉有点,非常酸爽。

他抱起了腿上的我,把饱受折磨的小pg架在了腿间,认真的看着我:“不许不信我,我说过我在,不会离开。”

鼻头一酸我把脸埋进了他的胸前,带着哭腔低声控诉着说:“我,我知道了,你打的好疼,呜,你不心疼我了,那么疼。”

闻言他嗤笑了一声,揉了揉我的脑袋:“要是不心疼你,就拿衣架打你,还不给你抱抱。不听话的小孩。”

忍不住的我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世界又一次为我展现了它的美好,我,真的,此刻,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阅读 36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