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七) 上篇完结

不做人的小贝贝


丛诚感觉最近日子过的特别快,刚刚考完研,就要过年喽,今年,要把她的林老师正式带回家啦!以后呢,她的林老师,就要变成她的林先生,她就要变成林太太啦,就可以改口 叫老公喽,哈哈哈哈好害羞。
“站这干嘛,窗户边多冷啊。”林煜语气里的不满很明显。丛诚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小皮猴子,一不留神就要闹点妖,这两天刚考完研,看她累,就宠的没边,结果那是非常nice,今天上午就给自己争取到一顿揍。

上午丛诚吵闹着非要出去玩雪,林煜医院有手术,不能陪着去,又不想拒绝丛诚的请求,现在丛诚越来越会了,只要什么事他不答应,就要用委委屈屈的眼神盯着他,他几乎都会答应。

也不是说丛诚的眼睛有多好看,就是她内个眼神,总是无辜的让人觉得一定是自己冤枉了她,最受不了她这样的眼神了!哼!但是这眼神对林老师来说,还是十分受用,所以今天上午丛诚又拿出了她的杀手锏,眼神杀,林煜不得不投降,答应了 只能玩一个小时,小姑娘,不对,现在不是小姑娘了,是老婆哈哈哈哈,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林煜希望,他老婆的脸上能一直有这么明媚灿烂笑容。

“只有一个小时,多了,你看着办 奥,别以为过年了不敢揍你,敢超时就提前给你过个年。”丛诚哼哼唧唧的蹭过来,“林老师 你最好啦,嘿嘿,那一会儿你去医院的时候,正好带上我,我去旁边的公园,和小姐妹一起玩”

好嘛”林老师现在真是宠老婆没底线(林老师自以为的)。出门前林煜给丛诚裹得和球一样,丛诚表示自己这样根本玩不开,又要使出眼神杀,林煜及时的制止了,“什么眼神都不好使,不许私自减衣服,一个小时自己就回去,我出来的时候要是看你还搁那玩,你就要迎来今年的第一顿揍了”丛诚小朋友表示抗议!林煜表示,抗议无效。反抗无果,也不能耽误林煜做手术,丛诚表示衣服可以到了再脱嘛,不着急,看着时间穿回去就得了。心里盘算好的丛诚痛快的和林煜出门了。

到地方看着昊昊她们(丛诚人生中的重要好友,也是舍友,后 文介绍),丛诚一下子就跑出去,“你慢点!早点回去!别减衣服!注意安全啊!”

“好!”好 嘛,又没听进去,反正敢不听话,今天屁股就搬家。林煜把老婆放到这,心里已经有数了,回去的时候,自己又要做“苦工”喽。这边林医生在紧张的手术,那边丛诚玩的欢脱,在雪地里玩一会儿就会热,丛诚表示两件外套根本就是多余,所以偷摸脱了一件。“不冷啊,橙子,一会儿就该冷了,再说林老师还在医院呢,不怕挨训啊”

昊昊有点担忧,“没关系,他下手术之前我穿上,他发现不了

“针不戳,又是给橙子给自己找揍的一天”昊昊话音刚落,丛诚就一个雪球扔过来,“乌鸦嘴昊!”“你完了”六个姑娘玩的欢快,谁都没注意时间,以至于林老师 来的时候,她们还玩得不亦乐乎。林老师黑着脸,给其他五个先生打了电话,就过去在雪地里捞丛诚。看着林老师来,姑娘们都慌慌张张的提醒丛诚,丛诚意识到不对慌忙跑开,没想到一不注意,就跌进雪堆里,把自己埋进了雪里。等林煜把丛诚拉出来,丛诚又是眼神杀,“啥也不好使,过来!”丛诚表示,小怂包能屈能伸,立马麻溜的跟在林老师身后。

“你们,你们五个,现在也回,我给你们对象打过电话了,这就来了,赶紧回家,这一考完试就不是自己了。”五人表示欲哭无泪,丛橙子!你完啦!祝你屁股开花!呜呜呜呜。这边丛诚仿佛感受了姐妹的哀怨,缩缩脖子表示,对不起啊姐妹,自身难保啊!

回去的路上不好过,车里的气压低到丛诚想跳车!“林老师,林先生,哥哥,老公~”“没用, 回去挨揍吧,你跑不了,今天不给你屁股打开花,我就不是亲老公”呜呜呜,如果再给丛诚 一次机会,她一定掐着点回家呜呜呜呜。

“去拿个跪垫,墙角跪好,半个小时,自己反醒奥,你要想过年回家之前只能趴着,你就别反省,就别反省奥”心塞塞啊,丛诚表示一天都不想趴着睡,虽然心里不愿,还是乖乖拿 着垫子找了个墙角对着墙跪着反省 ,一动不敢动,对于林老师的威胁,丛诚一向不敢怀疑。林煜生气归生气,该对孩子好的还是得好,趁着丛诚罚跪,他去炖上汤,等下给丛诚暖身子,又准备了些预防感冒的药,等下得给他媳妇儿吃上,都准备好了,就去丛诚罚跪那的沙发坐着,丛诚感觉时间过的慢,膝盖好疼啊!林煜感觉时间过的也好慢,媳妇儿疼啊!“到时间了,起来把裤子脱了,把板子拿过来。”

丛诚乖乖照做,但是,虽然两个人之间连羞羞的事情都做过了,但是每次自己脱了裤子,去拿工具包给林煜挨揍的这个过程,还是让丛诚脸红,板子放到林煜手上,自己去沙发扶手上趴好。丛诚乖的让林煜不忍心揍她,这小丫头,就知道扮乖,犯错的时候,咋就不想想现在呢。板子抵在屁股上,丛诚屁股就绷起来了,真是不管多少次都好紧张啊啊啊。林煜没着急打,“我走之前,怎么说的

“就说,不让减衣服,不让玩超过一个小时,没了”林煜一板子砸下去,丛诚疼得撑起身体,林煜用板子把丛诚压 下去,又说“你做到那条了,答应的好好的,一条没做到”说完,又是三下,连着四下砸下去, 丛诚感觉自己的屁股着了火。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玩着玩着忘了时间,还,还热了嘛,老师,我知道错了,下次我肯定好好穿着衣服,看着时间。”

丛诚这些年,不管是以学生的身份,还是贝贝,只要挨揍了,一直都是习惯叫老师,哪怕现在已经是在一起的人了,还是没改。“你现在啊,认错认的那是老快了,保证的话张口就来,那次能做到你自己说的,啊?”说完,又是三下。丛诚感觉她的林老师今天十分生气,感觉板子才不到十下,她就想 跑了。

“从考完研到现在,你是放松了是吧,我告诉你成绩没下来呢,你等成绩下来的,不好咱再说奥,我让你一天天搁着得瑟”话音刚落,板子就和雨点一样砸下来,“大冷的天,穿内 就搁那玩,自己也是学医的,心里没点数”

“自己对身体不爱惜,是吧,行呢,我打死你,你就不用爱惜了”板子一下重过一下,林老师训人的攻力这些年也变强了,丛诚很快就哭出了眼泪,好疼,我错了,不敢了,丛诚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林煜的板子还是一直在往下落, 丛诚感觉自己的屁股真的开花了,不知道打了多少下,林煜终于停了手。

“起来,去卧室”丛诚一听这语气,难道还没打完?虽然有疑问,丛诚还是乖乖起来捂着屁股到卧室趴着,丛诚 扭头看到屁股肿得和小山一样高,一会儿还要罚,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呜呜呜这也太惨了,下次再出去玩,她一定偷偷的呜呜呜呜。等林老师进来的时候,拿了一根藤条,丛诚看见藤条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赶紧给认错,“老师,我错了,我爱惜身体,我没有下次了,”林煜对这些话自动免疫。

“趴好,跪撅,别让我说第二遍” 丛诚知道没希望了,只好乖乖去做,“腿,分开,再大点分”丛诚感觉太羞耻了。丛诚做好姿势,林老师拿了藤条。林煜心里着实心疼,但是惩罚就是惩罚,狠下心要给丛诚教训的 林煜,拿起旁边的藤条,竖着抽向丛诚的臀缝,藤条一抽,丛诚紧张,收紧臀部,juhua也收紧,丛诚感觉自己快难受得死掉,姿势也维持不住,但是惩罚没结束,丛诚知道林煜不会这样放过她,就又摆好姿势,刚一摆好 林煜的藤条就下来了,啪啪啪三下,丛诚的臀缝肉眼可见的肿起来了。

丛诚也撑不住又倒了,让丛诚更羞耻的是,她下面shi的一塌糊涂,要不是在受罚的话,丛诚真的要和她的林老师好好为爱就这样倒了,又起来,反反复复好几次,,林老师终于决定放过丛诚。“最后一次,爱惜身体,这件事,这样罚都是轻的,再有下次,丛诚,屁股打烂了罚坐,懂?”丛诚点头如捣蒜,“懂懂,没有下次了,不敢了不不敢了,呜呜呜”

林煜抱着哭个不停的丛诚,“宝贝,你的身体是自己的,也是我的,是家人的,你不爱惜,担心伤心是我们,知道吗,对自己好点,别老是这样,好不好宝宝,嗯?”哭得一塌糊涂的丛诚忙答“我一定好好爱惜呜呜呜呜”安抚着丛诚,林老师突然趴在丛诚耳边,“宝宝,你刚刚,真的流了很多”林煜的话让丛诚面红耳赤


也许是这两天发生太多的事太过费神,于是本来还在做心理建设的丛诚同学十分光荣的,直睡到了晚上,直到林煜叫她起来吃饭,她才恍然想起,不是说有客人来嘛!刚睡醒迷迷糊糊的丛诚以为自己睡太久,客人早走了,于是穿着一身睡衣就下楼了,揉着眼睛半梦半醒的凭着记忆坐到自己熟悉的位置上,结果还没坐下去,就感觉自己碰到了什么,此刻丛诚的灵魂瞬间从梦境被生生拽到了现实,刚要惊呼出口,转身便看见自己差点要 坐下去的座位上坐了个男人,而他的对面,是另个陌生的男人,瞬间丛诚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睡醒,还在梦里,一边转身

边嘟哝着:我还没睡醒,我还在做梦我...,.说着还用手去掐自己的脸,结果脸还没感觉到.疼,后脑就被人扇了一巴掌,猝不及防的疼痛让丛诚立马叫出了声,再转身,看到的是自家主动的满脸黑线,和一个刚刚把她吓懵,此刻笑得前仰后合的男人,而他对面的男人也在极力忍住笑容,最终还是没忍住,转过脸也笑出了声。丛诚自知闹了笑话,登时脸就红到了脖子,一双爪子无所适从的纠结在-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说的就是此时的丛诚。本来因为丛诚坐到了自己客人而满脸黑线的林煜此刻也被丛诚的样子逗得笑出了声,看对面的人实在是羞的快要哭了,林煜才敛了笑声拉着丛诚坐到提前准备好软垫的凳子上。

“我家贝贝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傻,见笑见笑哈哈”本来脸红快要褪去的丛诚,被林煜一句话再次烧起来,欲哭无泪的丛诚只好用手捂住脸不去看此时又笑得不能自已的三人。“林煜,你贝贝好可爱啊!”捂着脸独自悲伤的丛诚,听到了这句话,扒开手指缝瞅了瞅说这话的人,是刚刚笑得前仰后.合的人,之前没仔细看,现在他不笑得那么放肆,丛诚才看清他的脸,“人如其声”丛诚只能想到这个形容词,眼前的男人和他的声音一样阳光且明媚,浑身散发着一种....大狗勾的气息.....想起捂着脸盯着人家看不礼貌,丛诚便把手放下来,对面的人也打量了她一会儿才出声说到:“林煜,你家贝贝真的好可爱,你不来介绍一下?”

听到这话,丛诚才想起,到这好一会儿了,闹了这么多笑话,还互相不认识呢,还盯了人家这么久,....这也太没礼貌了...心虚的丛诚瞅了眼林煜,林煜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回答他的话:“你们不是知道吗,丛诚我贝贝,也是我学生,橙子,这是我说的朋友,你刚才差点坐到的这个叫何泽,他对面的,....还没等林煜说完,这个显然十分兴奋的何泽先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对面的,是我爱人,也是,咳咳,我主动,沈卓意”面对争着介绍对方的何泽,林煜-脸嫌弃加无可奈何,瞅着沈卓意说:“你爱人,你被被,能不能管管!”

显然沈卓意对于对方争着来介绍自己的行为不以为意,甚至有点骄傲?幸福?对着这两口子旁若无人的撒狗粮行为,林煜 表示,见惯不等于免疫!cq离远点!被介绍到的沈卓意,无视了林煜的请求,对丛诚说到:“你好啊,小橙子”对方显然是哄孩子的语气让林煜表示不高兴!我们明明大学了好吗!我们明.....都是成年人了....好吗....

不管林煜心中作何感想,此时丛诚早就醉倒在沈卓意的声音里,“你,你好”,好好看好好看,好好听好好听,对待沈卓意丛诚脑子里就只剩这两句话,对方妖孽-样的颜值简直就像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一样,果然!好看的男孩子都内部消化了!看着丛诚的眼神,林煜表示丛诚可从来没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啊,是自己长得不够好看?于是醋味极大的林老师只好叉开话题,“吃饭呀,我这大厨级的手艺,哎?沈卓意,你会做饭吗,净吃外卖了吧,快,哥这手艺你快多吃点!”自以为扳回一局的林老师舒心的吃了一块排骨,而对面的三个人,显然都问到了巨大的醋味,丛诚不明所以,只觉得林老师今天超级奇怪,这奇奇怪怪的醋从哪吃的?而夫夫二人却心下了然,相视一笑。


阅读322
分享